首页
浏览文章:
选择文字大小[大] [中] [小]

談談殷墟甲骨文中的“左”、“中”、“右”

发布日期:2015-05-01 原文刊于

 

 

談談殷墟甲骨文中的“左”、“中”、“右”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趙鵬

 

 


1.左
   1.1名詞,表處所(見下文)
   1.2不順不便之左
   1.3作人名
      1.3.1可以單獨或與表身份的“子”搭配,作人名
      1.3.2左登
2.中
   2.1名詞,表處所(見下文)
   2.2名詞,表時間
   2.3作人名
      2.3.1單獨或與表示身份的詞“小臣”搭配使用,作人名,爲占卜機構中的龜骨簽署者及貞人。
      2.3.2與表示身份的詞“子”“婦”組合,指稱某一特定的人物。如:中子、中婦。
      2.3.3與職官名組合,指稱某一個具體的人。如:在犬中、戍中。
      2.3.4特指某一位被祭祀的男性或女性祖先。如:中母、中宗祖乙、中己、中丁等。
3.關於“左”、“中”、“右”用以指稱方位
   3.1單獨指稱方位、處所。
      3.1.1指田獵的方位、獵物的方位
      3.1.2.指與軍事活動有關的方位
      3.1.3指稱一車兩馬中的某一側的馬匹,如:左馬、右馬、左駛、右史等。
      3.1.4指祭品擺放的位置(待刊)
   3.2與表示地名、地貌、場所等名詞搭配,指稱某一處所。
      3.2.1中室
3.2.2中宗
      3.2.3中土、中田、中商
      3.2.4中彔
      3.2.5右、右卣
      3.2.6右、左
4.官僚機構的建制
   4.1三:右、中、左
   4.2馬:左、右、中
   4.3中戍、左戍、右戍
   4.4左旅、右旅
   4.5中、右
   4.6左卜、右卜
5.小結
6.右(待刊)
   
   殷墟甲骨文中的“左”、“中”、“右”除了指稱位置處所以外,還可以用作人名,機構建制等。本文主要是對“左”、“中”、“右”在殷墟甲骨文中的義項進行逐一梳理。

    “左”[ 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第882~884頁,中華書局,1996年5月。姚孝遂主編、肖丁副主編:《殷墟甲骨刻辭類纂》,第345頁,中華書局,1989年1月第1版,1998年4月北京第3次印刷。]在殷墟甲骨文中的義項主要有:
   1.1名詞,表處所:(見下文)
   1.2不順不便之左[ 屈萬里:當讀爲《左傳·昭公四年》“不亦左乎”之左,杜注所謂“不便”這也。“亡左”,意謂無有不便;言事將順遂也,《殷墟文字甲編考釋》,第304頁,中研院史語所,1961年。李孝定:言“弗左”言“不左”,蓋言不相違戾也,《甲骨文字集釋》,第951頁,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65年6月。]
   “不便”義項上的“左”,可以直接接賓語,如:“左王(《合集》2002[典賓])”;可以與否定副詞搭配使用,如:“不左(《合集》923[典賓])”、“弗左(《東大》43[賓三])”。也可以與 “”、“亡”等動詞搭配使用,如:“左(《合集》4073[賓三])”、“亡左(《合集》14421[典賓])”等。
      (1)壬子卜,爭,貞:我其邑,帝弗左,若。三月。
                           《合集》14207[典賓]
從“帝弗左”和“若”來看,應該是卜問帝不會對我不利,會順利的占卜。“左”以理解爲“不便”、“不順”之義爲妥。
      (2a)貞:王[多]屯,不若,左[于]下上。
      (2b)貞:王多屯,不左,若于下上。
                          《合集》809正[典賓]
從“不若,左于下上”與“不左,若于下上”來看,“左”與“若”意義相對。
   (3)癸巳卜,爭,貞:白彘于妣癸,不左。王占曰:吉。左。 《合集》2496[典賓]
從以上這條卜辭的占辭“吉。左”,即吉利,不會不好。
   此義項也見於下列諸辭:
      (4)貞:王遣[ 過失。蔡哲茂:《說遣又遣》,《中國文字》,第五十一冊,1974年3月。],祖乙弗左王。 《合集》5447[賓一]
      (5a)丙申卜,,貞:示左王。
      (5b)貞:示弗左王。 《合集》14888[賓一]
      (6)壬寅卜,殻,貞:帝弗左王。 《英藏》1136[賓一]
    (7)貞:咸允左王[ 佐助,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姚孝遂按語,第883~884頁,中華書局,1996年5月。饒宗頤:《殷代貞卜人物通考》,第148頁,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59年11月。]。 《合集》248+[ 《合集》248+《乙補》2089+5853,林宏明:《醉古集》,第326組,萬卷樓,2011年3月。][典賓]
   1.3作人名
   1.3.1可以單獨或與表身份的“子”搭配,作人名
   (8)癸丑卜,爭,貞:旬亡(憂)[ 裘錫圭:《說“”》,《古文字論集》,第105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從殷墟卜辭的“王占曰”說到上古漢語的宵談對轉》,《中國語文》,2002年第1期,第70~76頁;《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377、485~494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王占曰:求(咎)[ 裘錫圭:《釋“求”》,《古文字研究》,第十五輯,第195~206頁,中華書局,1986年6月;後收入《古文字論集》,第59~69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274~284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痡。甲寅允來。左告曰:(逸)芻自溫[ 裘錫圭:《殷墟甲骨文考釋四篇·釋“溫”》,李學勤、吳中傑、祝敏申主編:《海上論叢(二)》,第11頁,復旦大學出版社,1998年7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439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十人二。
                          《合集》137正+[ 蕭良瓊:《卜辭文例與卜辭的整理研究》,《甲骨文與殷商史》,第二輯,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典賓]
      (9)貞:令[左]。 《合集》4416[賓三]
以上卜辭(8)中的“左”爲人名,(9)可能爲人名。
      (10)貞:[ 《花東》21.1:乙亥卜,貞:子雍友又复,弗死。]左子,王徝于之,益若。
                           《合集》811正[典賓]
      (11)貞:呼同左子[ 饒宗頤:《殷文存》有《子左爵》,《殷代貞卜人物通考》,第1299頁,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59年11月。同,會同。王子揚:《甲骨文字形類組差異現象研究》,第185頁,首都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10月,指導教師:黃天樹。第198~229頁,中西書局,2013年10月。]。 《合集》8996正+[ 《合集》8996+《英藏》38,王子揚:《賓組胛骨拼合一例》,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1月5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253.htm。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續集》,第426則,學苑出版社,2011年12月。][典賓]
      (12)乙未卜,殻,貞:牛易(賜)邑子眔左子。
                      《合》3279+乙補1646[ 史語所網站綴合。][賓一]
   “左子”應該是“左”族的族長,卜辭有:
      (13)貞:令又共左[ 殷墟王陵區M19祭祀坑裏面發現並排埋的牛架兩具。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隊:《安陽武官村北地商代祭祀坑的發掘》,《考古》1987年12期。宋鎮豪先生認為這是雙牛挽車的佐證。宋鎮豪:《夏商社會生活史》,第324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4年8月第一版,2005年10月第二次印刷。齊航福先生據以上兩文,認為此“左”爲左側之意。參見齊航福:《殷墟甲骨文涉賓結構的初步研究》,第61~62頁,首都師範大學博士畢業論文,2010年6月。指導教師:黃天樹。]牛。 《合集》8943[賓三]
      (14)貞:令又共左子牛。
               《蘇德*美日》37(《合集》8944[ 《合集來源表》此版信息有誤。])[賓三]
上面兩條卜辭中“又”爲人名,“左”以往認為是牛駕中左側之牛,謝明文先生認為從(14)來看,“左牛”中的“左”當是“左子”,即人名。這一觀點無疑是正確的。
   卜辭中有“大左族”:
      (15)辛亥卜,在攸,貞:大左族又(有)擒。
                           《懷特》1901+[ 《懷特》1901+《合集》36492+36969。李學勤:《帝辛征夷方卜辭的擴大》,《中國史研究》,2008年第1期,第18頁。][黃組]
   “左”族可能是商代從武丁時期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綿延下來的一個家族。
   1.3.2左登
      (16)庚辰貞:己亥左比[ 林澐:《甲骨文中的商代方國聯盟》,《古文字研究》,第六輯,第69~74頁,中華書局,1981年11月;後收入《林澐學術文集》,第69~84頁,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8年12月。沈培認爲,這類用法的“比”字其實應當解釋為“配合”。]伯戓,亡(憂)。
                           《合集》32814[歷二]
   賓組卜辭中有“登”和“犬登”:
      (17a)戊午卜,殻,貞:沚爯冊,王[比]。。
      (17b)貞:呼視戎。 《合集》7384[典賓]
      (18a)丙午卜,,貞:令犬登眔麇[視]囗方。
   (18b)貞:[]令犬登眔[麇]。八月。
               《合集》8672([《合補》6511甲 ]+《合補》1327+焦智勤《殷墟甲骨拾遺(續五)》之四[ 何會:《龜腹甲新綴第十四則》,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0年7月26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992.html。方稚松:《讀<殷墟甲骨拾遺(續五)>劄記》,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9年8月18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602.html;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續集》,第434則,學苑出版社,2011年12月。] [典賓]
      (19)庚寅卜,爭,貞:令[ 人名。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釋》,第467頁,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1965年6月。]眔彘工衛[ 郭沫若:《卜辭通纂》,第475片考釋,科學出版社,1983年6月。裘錫圭:《甲骨文字特殊書寫習慣對甲骨文考釋的影響舉例》,《安陽殷墟筆會論文選》,1984年10月油印本;後收入《古文字論集》,第151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230~232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王子揚:《甲骨文字形類組差異現象研究》,第41~42頁,首都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10月,指導教師:黃天樹。],。
                            《合集》9575[賓三]
      (20)甲寅卜,亘,[貞]:呼犬執豕,。
                            《懷特》452[典賓]
      (21)貞:犬隻羌。 《合集》205[典賓]
   (22)囗囗卜,囗,[貞]:犬隻唯己卯犬(以上正面)。其隻唯辛(以上反面)。
    《合集》5674+10896+《輯佚》131正[ 劉影:《甲骨新綴第171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3年10月20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900.html。][典賓]
以上卜辭(17)占卜商王配合沚作戰,同版有命令去偵察敵情的占卜。“”與“沚爯冊”同版,所卜事情可能與(16)左配合伯戓相類。(18)占卜命令犬登和麇偵察敵情,與(17)的“”占卜事類相類。“左”見於歷組一類、“”、“犬登/”主要見於典賓類與賓組三類,雖然三者作爲人名字形略有不同,人名結構也不相同,但是他們同時共存過,都有配合“(戓)”作戰,並且戰爭中主要負責偵查敵情的經歷,判定他們很可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19)、(20)、(21)、(22)占卜“犬”或“”能否擒獲。由此“登/”應爲私名。
卜辭中的“左”,有爲“又”義者,如:
      (23)辛巳卜:左(又)于三豕左(又)鬯[ 葛亮:《甲骨文田獵動詞研究》,復旦大學碩士學位論文,第77頁,2010年7月,指導教師:陳劍;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五輯,第131~142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9月。]。
                          《合集》20737[小字]
      (24)□□卜:余左(又)工(主)[ 王子揚:《甲骨文字形類組差異現象研究》,第246~254頁,首都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10月,指導教師:黃天樹。]戊禦。
                           《合集》21772[午組]
      (25)戊午卜:至妻禦束父戊良左(又)(瘳)[ 病癒。姚萱原釋爲“瘥”,後改釋“瘳”,見於:《殷墟花園莊東地甲骨卜辭的初步研究》,第199~212頁,線裝書局,2006年10月;《非王卜辭的“瘳”補說》,《河北大學學報》2012年第4期。]。
      (26)戊午卜,貞:妻左(又)(瘳)今夕。
                          《合集》22049+[ 《合集》22049+22082+無號甲,林宏明:《醉古集》,第110組,萬卷樓,2011年3月。][午組]
      (27)癸亥卜:左(有)雨。今用。 《合集》33840[歷]
      (28)左(瘳)。 《合集》34995[歷一]
      (29)左(又)(害)。 《合集》32262[歷二]
      (30)□卯卜:入,左(又)[擒]。
                            《合集》32836[歷二]
      (31)己亥卜:左(又)(害)禾。《合集》33342[歷二]
      (32)貞:乙亥左(又)歲牢。 《合集》34545[歷二]
      (33)貞:大乙弜□酒,于之左(又)正。
                           《合集》27108[何組]
   (34a)丁丑卜,,貞:其工丁宗門,告帝甲眔帝丁受左(又)。
      (34b)貞:弗受又左(又)。 《輯佚》548[何組]左骨?
(35)貞:左(又)鬯。 《合集》30519[何組]左骨?
以上組小字類、歷組、何組以及午組卜辭中都有“左”形用為“又”義的情況。“小丁,左(又)正。/于既廼延史,左(又)□。27333[何二]左甲”、“于旦左(又)正,王受左(又)。29773[何二]左甲”、“其左(又)大風。30225[何組]左甲”“市日,左(又)正。30646[何組]”、“冊至,左(又)雨。30652、30653[何組]”、“貞:惠乙未酒,左(又)正。/其左左(又)正。30814[何組]左甲”“其亦(夜)左(右)雨。28228[何二]”。
      (36)□□卜,曰商左[󾍀]。 《合集》20609[小字]
此條卜辭殘缺,意義不明。
   2.中
   “中”[ 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第2932~2943頁,中華書局,1996年5月。]在殷墟甲骨文中的義項主要有:
   2.1名詞,表處所(見下文)
   卜辭常見“中”與動詞“立”組合爲“立中”[ 吳其昌:立於廣場中心,以集民庶,以敕軍旅,《殷虛書契解詁》,第103~105頁。饒宗頤:建旗也,《殷代貞卜人物通考》,第352頁,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59年11月。黃天樹:樹旗,徵召族人從事祭祀、戰爭、田獵等集體活動,《非王卜辭中的“圓體類”卜辭的研究》,《出土文獻研究》,第五集,第43頁,科學出版社,1999年8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99~111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如:
      (37)壬申卜,殻,貞:我立中。 《合集》811[典賓]
“立中”的目的在於爲戰爭等事召集眾人。主要出現在典賓類、歷組一類卜辭中,圓體類一見,均作“”形。
   2.2名詞,表時間
   與“日”、“彔”搭配表示時間的中段,如:日(《合集》13216反)、日、日、羞中日、彔(《合集》13375[典賓])。
   (38)日雨。 《合補》9553[ 《合集》28548+29799,蔡哲茂:《甲骨綴合集》,第188組,臺北:樂學書局,1999年9月。][無名]
   (39)惠日又大雨。 《合集》29789[無名]
   (40)三月乙卯卜:丙辰雨。余:食人雨。羞[ 黃天樹:《釋殷墟甲骨文中的‘羞’字》,《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五輯,中華書局,2004年;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368~373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日雨。
                       《合集》20908+[ 《合集》20771+20908+20537+《乙補》8,蔣玉斌:《甲骨新綴35組》,第33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2年2月22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576.html。][小字]
   “中日”:13216反[典賓]、13343[賓三]、13613[賓三]、20908[小字]、21021[小字]、21026[小字]、21302[小字]、40518[出組]、28569[何組]、29790[何組]、30197[何組]、《合補》9553[ 《合集》28548(=29787)+29799,蔡哲茂:《甲骨綴合集》,第188組,臺北:樂學書局,1999年9月。][無名左支卜]、29791[無名左支卜]、《屯南》2729[無名左支卜]、29793[無名右支卜]、29910[無名右支卜]、30198[無名右支卜]、《屯南》42[無名右支卜]、《屯南》624[無名右支卜]。
   “日中”:《合集》13036[賓三]、29788[無名]、29789[無名]。
   “中日”之“中”作“”形,主要出現在典賓類卜辭中。在組小字類、賓組三類、出組、何組、無名組卜辭中主要作“”形。在無名組兆枝右出的胛骨上中間多爲橢圓形的“”形,兆枝左出的胛骨上中間多較方正的“”形。
   “中彔”主要出現在典賓類卜辭中,作“”形。
   2.3作人名
   2.3.1單獨或與表示身份的詞“小臣”搭配使用,作人名,爲占卜機構中的龜骨簽署者及貞人。
   例如:
      (41)示[ 交付。方稚松:《殷墟甲骨文五種記事刻辭研究》,第22~44頁,線裝書局,2009年12月。]。。 《合集》9968臼[典賓]
      (42)乙丑婦示一屯。小掃。。《合集》17508臼[典賓]
      (43)甲子婦示四屯。小掃。。 《合集》17510[典賓]
      (44)。掃。 《合集》18941臼[典賓]
      (45)婦女。。。 《合集》15528臼[典賓]
      (46)。 《合集》14859反[賓三]
      (47)□午气十□。。 《合集》4049反[賓三]
      (48)。 《合集》7966反[賓三]
以上諸辭“中”爲龜骨的簽署者。
      (49)示。 《合集》7569反[賓三]
      (50)示。。 《合集》4931[賓出]
以上諸辭“中”爲龜骨的交付者。
記事刻辭中上尚有“小臣中”:
   (51)[辛]丑气自喦[ 裘錫圭:《說喦嚴》,《古文字論集》,第103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155~159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廿屯,小臣示。。
                         《合集》5574[賓三]
      (52)[丙]子,小臣□。 《合集》5575[賓三]
      (53)小臣。大。 《合集》16559反[賓三]
出組卜辭中有貞人“中”:
      (54)己亥卜,,貞:惠夙[ 沈培:《說殷墟甲骨卜辭的“”》,《原學》,第三輯,第75~110頁,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95年8月。]令(婦丁?)。
                           《合集》23674[出組]
“中”在典賓類甲骨文中作“”形,在賓組三類及出組甲骨文中作“”形,因“中”與“小臣”任職於占卜機構,應該是同一個人的名字[ 中和小臣中當是一人,屬於祖庚時代而上及武丁晚期。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第182頁,中華書局,1988年1月。]。他在武丁晚期到祖庚祖甲時期任職於王室的占卜機構,其中武丁晚期到祖庚時期主要負責占卜用龜骨的簽收與交付。祖庚祖甲時期升職爲貞人,從事占卜活動,但所進行的占卜爲數不多。
   孫俊指出賓組卜辭“中”字存在異體分工,主要用作人的稱呼,主要用來表示旗幟及中間義。[ 《類纂》,第1123~1124頁。《詁林》第四冊,第2932~2943頁。孫俊:《殷墟甲骨文賓組卜辭用字情況的初步考察》,第8~10頁,北京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5年5月,指導教師:沈培。]這一觀點是正確的,而且基本適用于商代各個時期的甲骨文。這裡對孫文做一點補充:“”形有用來表中間義、“”形用來表人名,是有出現條件的,即典賓類卜辭中的“中日”之“中”一般作“”形;賓出類以及出組卜辭中占卜機構中的人名“中”一般作“”形。
   2.3.2與表示身份的詞“子”“婦”組合,指稱某一特定的人物。如:中子、中婦。
   2.3.2.1中子
      (55)□□[卜],貞:子呼田于肱。《合集》21565[子組]
      (56)癸亥卜:子又往來,唯若。 《合集》21566[子組]
      (57)[其]不子(害)[ 裘錫圭:《釋“”》,《古文字論集》,第11~16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206~211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憂)。
                            《合集》21824[子組]
以上子組卜辭中的“中子”應該是武丁中期的一位生者。
      (58)羊用子。 《天理》48[肥筆]
      (59)□未卜子。 《合集》3261[ 與《合集》20023、20024同事卜。][小字]
      (60)于子子辟。 《合集》20024[小字]
      (61)乙亥卜,:于子用牛。不。
                          《合集》20025[小字]
      (62a)子不求(咎)[ 卜辭有:黃尹不求(咎)(《合集》595正+6000[典賓],蔡哲茂:《甲骨綴合集》,第26組,臺北:樂學書局,1999年9月),祖乙不求(《合集》1602[典賓]),父乙不求(《合集》2275[賓三])。由此判斷“中子”很可能爲逝者。]。
      (62b)[]子[求(咎)]。 《合集》3259[典賓]
      (63)其子。 《合集》3260(=23554) [賓三]
      (64)乙卯[卜],貞:子其。
                     《合集》3257(=23548)[出一]
      (65)乙丑[卜],□,貞:歲子。
                           《合集》23546[出組]
      (66)己酉[卜],□,貞:王[]子歲,亡尤。
                           《合集》23547[出組]
      (67)己酉[卜,行],貞:王[]子歲,[亡]尤。在月。
                《合集》23550(=41010)+25310[ 劉影:《甲骨新綴第100~101組》,第100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1月14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270.html;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續集》,第351則,學苑出版社,2011年12月。][出組]
      (68)己巳[卜],旅,[貞]:子王其入。
                            《合集》23544[出二]
      (69a)丁酉[卜,旅],貞:子其。
      (69b)□□[卜],旅,[貞]:子王[其][入]。
                           《合集》23551[出二]
      (70)□酉卜,□,貞:子[王]其[入]。
                            《合集》23553[出二]
      (71)貞:子衁[ 裘錫圭:《釋殷虛卜辭中的“”“”等字》,《第二届國際中國古文字學研討會論文集》,第83頁,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93年10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391~403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合集》23552[出組]
      (72)□巳卜,□,貞:子。 《合集》23557[出組]
      (73)貞:惠子。 《合集》23549[出組]
      (74)宜于子惠羊。 《合集》23555[出組]
      (75)丙申卜,即,貞:其又于子惠牛。
                          《蘇*德美日》25[出組]
      (76)戊申[卜],□,貞:其子。
                            《合集》23556[出組]
      (77)貞:子□惠今日。 《合集》39696[出組]
      (78)子,[王]受又又。 《合集》27642[何組]
“中子”之“中”基本作“”形,僅(75)一版例外,此“”字,不排除誤刻的可能性。
   以上見於王卜辭中組肥筆類的(58)占卜用羊祭祀中子,組小字類的(61)占卜用牛祭祀中子,出組的(66)占卜王親自迎接中子的神靈,何組的(78)占卜祭“中子”。以上“中子”均爲被祭祀對象,應該是同一個人的名字。在王卜辭中他是一位逝者,且被幾代商王祭祀,蠡測他的身份應該是與商王有著血緣關係的王室成員。
   非王的子組卜辭中活著的“中子”與王卜辭中被祭祀的“中子”很可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這裡以“小王”作一旁證:
      (79)己丑,子卜:小王田夫。 《合集》21546[子組]
以上這條子組卜辭是關於小王田獵的占卜。這裡的“小王”研究者一般認爲是時王武丁的太子,也就是後來王卜辭中被祭祀的“小王(小王。《合集》20022[小字])”以及“小王孝己(小王父己。《合集》28278[歷無名])”。子組卜辭可以占卜身爲王室成員的“小王”的田獵活動,同樣也可以占卜身爲王室成員的“中子”的田獵以及往來活動。子組卜辭中對“小王”和“中子”田獵的占卜,說明二者與子組卜辭的家族長關係是比較密切的。
   從活動脈絡來看,“中子”應該是一個特定的人名,生稱與被祭祀用名相同,專門用來指稱某一個人。黃天樹先生指出:子組卜辭存在的時間比較長,大約從武丁早期開始,一直延伸到武丁中、晚期之交[ 黃天樹:《子組卜辭研究》,《中國文字》,新廿六期,臺北藝文印書館,2000年12月;又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98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組肥筆類上限在武丁早期,下限應下延至武丁中期或中、晚期之交[ 黃天樹:《殷墟王卜辭的分類與斷代》,第18、20頁,臺北文津出版社,1991年11月。第14、21頁,科學出版社,2007年10月。]。“中子”應該至遲在武丁中、晚期之交就應該死去了。
      (80)己未卜,:子己豕。 《村中南》316[肥筆]
《村中南》的整理者以組卜辭《合集》20022、39809爲證,指出:“子己”應為武丁之子小王孝己。[ 劉一曼、岳占偉:《殷墟近出刻辭甲骨選釋》,《考古學集刊》第18輯,第216~217頁,科學出版社,2010年7月。]《竹書紀年》載:“武丁二十五年,王子孝己卒於野”應該是可信的[ 黃天樹先生認為小王應是在武丁之世亡故的。黃天樹:《子組卜辭研究》,《中國文字》新廿六期,臺北藝文印書館,2000年12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82~98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則“小王”與“中子”的卒年應該是相近的。以下這版組小字類卜辭也可以印證這一點:
    (81a)己未卜:禦子辟小王。不。
      (81b)禦子辟子。不。 《合集》20023[小字]
這版卜辭爲禦除子辟疾病或者災禍舉行祭祀,占卜向“小王”舉行祭祀還是“中子”舉行祭祀。說明二者關係也是比較密切的。

   卜辭中“大子”的情況與“中子”相類:
   (82)癸酉,子金,在:子呼大子御丁宜,丁丑王入。用。來狩自斝。 《花東》480.3[花東子組]
以上諸辭中的“大子”是生者。
      (83)□□卜,王:大子□橐。 《合集》20026[肥筆]
      (84a)癸丑卜,爭:缶于大[子]。
      (84b)癸丑卜,爭:缶于大[子]。
                          《合集》3061正[賓一]
以上卜辭辭意不明確,不宜確定“大子”的生死。
      (85)貞:禦子于大子小。用。十月。
                        《合集》3256+2941[ 蔣玉斌:《甲骨新綴第1~12則》,第8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3月20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306.html。][賓三]
      (86)丁卯卜:于大子又。 《合集》39695[歷二]
      (87)丁卯卜:于大子又。 《合集》41496[歷二]
      (88)乙亥卜:王其又大子,王受又。《英藏》2350[無名]
以上王卜辭中賓組三類的(85)占卜向“大子”舉行禦除子疾病或災禍的祭祀,歷組二類的(86)(87)占卜侑祭大子,無名組的(88)占卜侑祭大子。以上卜辭中的“大子”均爲被祭祀對象。這個被幾代商王祭祀的“大子”,應該是同一個人的名字,蠡測他的身份應該是與商王有著血緣關係的王室成員。這個“大子”與王卜辭組肥筆類的(83)以及賓組一類的(84)卜辭中的“大子”很可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而且不能排除他與花東子卜辭的(82)中的“大子”是同一個人的可能性。若此,“大子”與花東的子家族的家族長的關係,應該是比較密切的。“大子”應該是對某一特定人物的、生稱與死稱相同的稱謂。

   “小子”在卜辭中是一個活著的人:
      (89)乙酉貞:小子弗[ 當,逢。葛亮:《甲骨文田獵動詞研究》,復旦大學碩士學位論文,第122頁,2010年7月,指導教師:陳劍。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編:《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五輯,第81~87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9月。]。 《合集》22042[非王劣體類]
      (90a)貞:祖丁若小子溫。
      (90b)貞:祖丁弗若小子。
      (90c)貞:小子溫。
      (90d)貞:小子亡溫。 《合集》151正[賓一]
      (91a)貞:祖丁若小子溫。
      (91b)祖丁弗若小子溫。 《合集》6653[賓一]
      (92)[母]丙(害)小子。 《合集》3262[賓一]
(93)小子午(禦)母庚。 《屯南》2673[午組]
      (94)□戌禦子小子于。 《天理》49[賓一]
  (95)戊午卜,,貞:酒小子禦。 《合集》39697[典賓]
  (96)小子。 《合集》3265[賓一]
      (97)旬五,戊小子。□月。
                             《合集》3263[典賓]
      (98)五,戊小子用。 一月。
                            《合集》18790[典賓]
      (99)□□卜,□,貞:小子。 《合集》3264[賓三]
      (100a)己卯卜,貞:今夕小子彗[ 病除。裘錫圭:《殷墟甲骨文“彗”字補說》,《華學》,第二輯,第33~38頁,中山大學出版社,1996年12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422~430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100b)貞:翌庚辰小子彗。五月。
      (100c)小子彗。 《合集》3266[賓三]
以上王卜辭中賓組一類的(90)、(91)占卜“小子”溫,(92)占卜母丙害“小子”,非王卜辭中午組的(93)、王卜辭中賓組一類的(94)、典賓類的(95)占卜爲禦除“小子”的疾病或災禍舉行祭祀,賓組三類的(100)占卜“小子”病愈。從以上卜辭來看,涉及到“小子”的占卜內容多與疾病相關,推測他也可能受商王關注的一位是王室成員,主要生存在武丁中期到祖庚時期。
   綜上,殷墟王卜辭中有對“大子”和“中子”進行祭祀的占卜,有爲禦除“小子”疾病而舉行祭祀的占卜。推斷“大子”、“中子”、“小子”都是王室成員。三人中“中子”可能最先死去,至遲在武丁中、晚期之交。“大子”卒年至遲在武丁晚期。最後是“小子”,可能在祖庚時期。唐蘭、于省吾認爲“中子”是相對於“大子”、“小子”來說的[ 唐蘭:中之範圍甚廣,有上下之中,有左右或四方之中,有大小之中……中子者廼對大子小子而言……有大匕當有中匕,有大母當有中母,有大婦當有中婦。唐蘭:《殷虛文字記》,第27頁,中華書局,1981年5月。于省吾:大子、小子、中子,《釋中宗祖丁和中宗祖乙》,《甲骨文字釋林》,第200~203頁,中華書局,1979年6月。],這一觀點是有道理的。學界一般認爲“大子”、“中子”、“小子”中的“大”、“中”、“小”可能與排行有關。根據目前的材料,我們認爲“大子”、“中子”、“小子”是特定的、生稱與死稱相同的人名,名字的來源可能與排行或生年有關。這種以“大”、“中”、“小”命名的形式在商代還不是泛稱,沒有被泛化。
   2.3.2.2中婦
      (101)剌婦。 《合集》2857[賓三]
      (102)貞:于婦。 《合集》2858[賓三]
      (103)貞:婦尊[ 陳劍:《殷墟卜辭的分期分類對甲骨文字考釋的重要性》,《甲骨金文考釋論集》,第395~402頁,線裝書局,2007年4月。],其用于丁示。
                           《合集》14125[賓三]
      (104)惠畀婦。 《合集》15928[賓三]
以上諸辭的中婦主要生存活動于祖庚時期,(102)占卜“中婦”參與王室祭祀武丁的活動。在賓組三類卜辭中,“中婦”之“中”作“”形,因“子”是王室成員,“中婦”不太可能是來自“中”族嫁給時王的王婦,所以不排除“中婦”是“中子”之妻的可能性。
      (105)惠婦乍咎。 《天理》484[無名]
從這條無名組卜辭來看,她死後,仍然以“中婦”相稱。“中婦”應該是這個女子的特有的專名,而且生稱與死稱相同。
   2.3.3與職官名組合,指稱某一個具體的人。如:在犬中、戍中:
      (106)惠在犬比,亡,擒。吉。 《屯南》625[無名]
      (107)戊辰卜:在犬告麋,王其射,亡,擒。
                           《合集》27902[無名]
“在犬中”應該是在地任犬官,私名爲“中”的人[ 楊樹達:《釋“犬”》,《積微居甲文說·卜辭瑣記》,第18頁,中國科學院出版社,1954年;後收入《楊樹達文集》之五,第31~32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黃天樹:《殷墟卜辭“在”字結構補說》,《古文字研究》,第二十四輯,第67頁,中華書局,2002年11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394~400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主要參與商王的田獵活動。
      (108)惠戍[ 《屯南》2962“宗”字形同與此。]往,又(有)(翦)[ 陳劍:《甲骨金文“”字補釋》,《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五輯,第40~43頁,中華書局,2004年10月;又收入《甲骨金文考釋論集》,第99~106頁,綫裝書局,2007年4月。]。
                           《合集》27975[無名]
此條卜辭卜問讓戍中前往,會翦滅敵人吧。無名組卜辭中的“戍中”應該是職官爲“戍”,私名爲“中”的人,主要參與商王的軍事戰爭活動。
   無名組卜辭中的“在犬中”與“戍中”官職不同,字形不同,很可能是兩個不同的人的名字。
   2.3.4特指某一位被祭祀的男性或女性祖先。如:中母、中宗祖乙、中己、中丁等。
   2.3.4.1中母
      (109a)辛丑卜:其禦母己。
      (109b)辛丑卜:母己鼎。 《合集》21805[子組]
      (110)丁卯:母己咎。 《合集》21879+[ 《合集》21879+22228+22229,蔣玉斌:《殷墟子卜辭的整理與研究》,第59組,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6年4月。][非王圓體類]
      (111a)禦[中]母。
      (111b)中母咎。
      (111c)祼至母。 《合集》22243+22269+[ 合22259左+合22243+乙8945+合22244+合16892+合16963+乙8839+[乙8767+合22269-合18483],蔣玉斌:《殷墟第十五次發掘YH251、330兩坑所得甲骨綴合補遺》,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7年1月15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556.html。][婦女]
      (112a)辛丑卜:母禦小。
      (112b)癸丑卜:祼鬯母,比友。《合集》22258[婦女]
      (113)用豕母。 《合集》22133+[ (乙8787+乙8989)+乙8845+綴集358【合20703+合22133+合22144+合22225+乙8798】+乙補7367+乙補7364+乙補7338倒,蔣玉斌:《殷墟第十五次發掘YH251、330兩坑所得甲骨綴合補遺》,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7年1月15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556.html。][婦女]
      (114)母彘。 《合集》22284+[ 《合集》22284+《乙補》7382倒+《乙補》7393,林勝祥:《甲骨綴合新例》,第六組,《中國文學研究》,第二十六期,第10~13頁,2008年6月。][婦女]
      (115)又豭母。 《合集》22394+[【合補06915[合22374+合22394]+合22221+乙8774】+合19895+乙補7394,蔣玉斌:《殷墟子卜辭的整理與研究》,第13組,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6年4月。][婦女]
      (116a)母彘。
      (116b)羊中母。 《合集》22197+[ 【合22197+合22390】+乙8873+乙8942,蔣玉斌:《殷墟子卜辭的整理與研究》,第21組,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6年4月。][婦女]
      (117)乙巳卜:母,五[子]叹頁。《合集》22215[婦女]
      (118)母。 《合集》22248+[【合補00404[合22248+合21553] +乙補7344+乙補7385】+乙8792,林勝祥:《甲骨綴合新例》,《中國文學研究》,第二十六期,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2008年6月。][婦女]
      (119)母。 《合集》22249[婦女]
非王卜辭圓體類的(110)、婦女卜辭的(111b)占卜中母施咎,子組的(109a)、婦女卜辭的(111a)、(112a)占卜向中母舉行禦除疾病災害的祭祀,(112b)占卜祼祭中母。子組與圓體類卜辭中的“中母己”與婦女卜辭中的“中母”所指有可能是同一位已經辭世的女性祖先。
卜辭中又有“小母”:
(120)貞:小母畀奚。 《合集》651[賓三]
(121a)二月乙未卜:余匄,小母畀。
      (121b)乙未[卜]:不其畀。
      (121c)二月丙申貞:小母。 《合集》19983+[ 合19983+合21468,彭裕商:《師組卜辭分類研究及其它》,《古文字研究》,第十八輯,中華書局,1992年8月。蔡哲茂認為乙131與乙139不可實綴。][小字]
      (122)貞:[于]小母。 《合集》2601[典賓]
      (123)小母。 《合集》2602[典賓]
      (124)貞:小母。 《合集》2603[賓組]
      (125)乇彘小母。用。 《合集》22238[婦女]
      (126a)乇彘小母。
      (126b)乇彘小母。用。
      (126c)乇小母。 《合集》22241+[ 合22239+合22241,白玉崢:《甲骨綴合錄小》,《中國文字》,第三期,1981年。][婦女]
      (127)小母彘。 《合集》22242+[ 合22391+合22242,蔣玉斌:《甲骨新綴第1~12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3月20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306.html。][婦女]
      (128)丁酉[卜],□,貞:其彘于小母。
                            《合集》23465[出組]
(129a)貞:小母歲惠。
      (129b)惠。 《合集》23464[出組]
      (130)丁巳卜,大,貞:其彘于小母。
                  《合集》23277+《英藏》1974[ 王紅:《甲骨綴合第十五則》,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2年7月16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736.html;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三集》,第763則,學苑出版社,2013年4月。][出組]
      (131)庚□[卜],□,貞:小母。
                           《合集》26837[出組]
      (132)小母。 《合集》27602[無名]
“小母”見於組小字類、典賓類、賓組三類、婦女卜辭,出組以及無名組卜辭,很可能是某一特定女性祖先的稱名。
   “中母”、“小母”基本是以祭祀對象的身份出現於商代的甲骨卜辭中,應該是武丁中期或之前就已經辭世的某位特定的女性先祖。
   2.3.4.2中宗祖乙
      (133)其又宗祖乙,又。 《合集》26933[何組]
      (134)□□卜,,[貞]:其又宗祖乙酒,弗悔。
                           《合集》27244[何組]
      (135)□□卜,□,貞:王既自宗,王受[又]。
                            《合集》27245[何組]
      (136)貞:宗。 《合集》27246[何組]
      (137)丁卯[卜],□,貞:眔宗。
                           《合集》27248[何組]
      (138)中宗,[王]受又。 《合集》27249[何組]
      (139)□□卜,,[貞]:祝至宗。《懷特》1302[何組]
      (140a)乙亥卜:執其用,[王受又又]。
      (140b)高[ 高祖。黃天樹:《關於甲骨文商王名號生稱的考察》,《語言》,第二輯,第290頁,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2001年12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379~393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用,王受又又。
      (140c)其用自宗祖乙,王受又又。
      (140d)自大乙用,王受又又。《合集》26991[無名左支卜]
      (141)□酉卜:宗祖乙歲。
                        《合集》27240[無名左支卜]
      (142)宗祖乙告。 《合集》27242[無名左支卜]
      (143)宗。 《屯南》2962[無名左支卜]
      (144a)其大乙。
      (144b)其至宗祖乙祝。 《合集》27239[無名右支卜]
      (145)宗祖乙、毓。 《合集》27243[無名右支卜]
      (146)大乙于宗祖乙,又又。《屯南》746[無名右支卜]
   (147)□辰卜:翌日其酒,其祝自宗、祖丁、祖甲[至于]父辛。 《屯南》2281[無名右支卜]
      (148a)妍又祖乙。
      (148b)宗三羈。 《合集》27250[無名右支卜]
      (149)宗祖乙,王。 《合集》27241[無名]
      (150)惠[宗祖]□。 《合集》26960[無名]
      (151a)丁巳卜:王呼執,其登。
      (151b)自毓(戚)祖丁,王受又又。
      (151c)自宗祖乙,王受又又。
      (151d)自大乙,王受又又。
            《合集》22950+《英藏》2259+2261[ 莫伯峰:《甲骨拼合第五八~六十則》,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0年9月18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085.html。][無名右支卜]
   在無名組兆枝右出的胛骨上“中”字中間多爲橢圓的“”形,兆枝左出的胛骨上中間多爲較方正的“”形。(148b)中的“中宗”,據其同版卜辭,很可能指的是中宗祖乙。由此,根據商王世系,(147)是武乙祭祀四位先祖的占卜,其中的“中宗”很可能是指“中宗祖乙”,而非“中宗祖丁”連讀[ 于省吾:《甲骨文字釋林》,第200頁,中華書局,1979年6月。],四個祭祀對象依次爲“中宗祖乙”、“武丁”、“祖甲”以及“廩辛”[ 姚孝遂、肖丁:《小屯南地甲骨考釋》,第49~50頁,中華書局,1985年8月。]。以上“中宗祖乙”皆爲祭祀對象,是何組、無名組卜辭中對“祖乙”的特定稱謂[ 陳夢家:大小之間可以稱中:大乙——中宗祖乙——小乙,《殷虛卜辭綜述》,第441頁,中華書局,1988年。]。
   2.3.4.3中己
      (152)己未卜:己歲眔兄己歲酒。《屯南》2296[歷二]
      (153)己酉卜,:貞:其又己。 《合集》27385[何組]
      (154)弜戠日,其又歲于己。 《合集》27387反[何組]
      (155a)辛未卜:己歲其戠(待)日[ 裘錫圭:《說甲骨卜辭中“戠”字的一種用法》,《語言文字學術研究論文集》,知識出版社,1989年;後收入《古文字論集》,第111~116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160~166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155b)弜戠日,其又歲于己。茲用。《懷特》1371[無名]
      (156a)戊辰卜:其又歲于己,王。
      (156b)戊辰卜:己歲惠羊。 《屯南》2354[無名]
      (157)父己、己、父庚。 《屯南》957[無名]
   以上卜辭中的“中己”是歷組二類以及何組、無名組卜辭中的祭祀對象。從(157)來看,“中己”似乎應位列“父己”與“父庚”之間[ 中己可能是孝己之弟,祖庚之兄。劉風華:《殷墟小屯村南系列甲骨卜辭的整理與研究》,第76頁,鄭州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7年5月。指導教師:王蘊智。《殷墟村南系列甲骨卜辭整理與研究》,第115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5月。]。歷組二類、何組、無名組卜辭皆以“中己”相稱,應該是對某一位被祭祀祖先的特定稱謂。
   2.3.4.4中丁
      (158)己亥:中丁□□。 《合集》21873[非王劣體類]
      (159)己卯卜:翌庚辰于大庚至于中丁一。
                           《合集》14868[賓]
      (160)[丙午]卜,殻,貞:翌丁未酒中丁,易日。
                            《合集》6174[典賓]
      (161)丙申卜,即,貞:翌丁酉惠中丁歲先。
                           《合集》22860[出組]
      (162)丙子卜:又中丁二牢。 《合集》34122[歷]
      (163)丙申貞:中丁彡亡(害)。《合集》32499[歷二]
      (164)惠今日酒大庚、大戊、中丁,其告祭□。
                           《合集》27168[何組]
      (165)在中丁宗。在三月。 《合集》38223[黃組]
賓組、出組、何組、歷組、劣體類卜辭中有祭祀中丁的占卜。[ 中丁是大戊之子,中宗祖乙之父。吳其昌:《殷虛書契解詁》,第103~105頁。中宗祖丁與中丁都指中丁,含義不同,前者指宗廟而言,後者是相對於大丁、小丁而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小屯南地甲骨》,中華書局,1980年10月。]黃組卜辭有中丁宗廟。
   3.關於“左”、“中”、“右”用以指稱方位
   3.1單獨指稱方位、處所。
   3.1.1指田獵的方位、獵物的方位:左、右
田獵卜辭中有從左、右兩個不同位置進行捕獵的占卜,例如:
      (166)癸未卜,王曰,貞:又(有)兕在行,其左射,隻。
                           《合集》24391[出二]
此辭是路上有兕出現,從左側射獵,會捕獲的占卜[ 黃天樹:《<說文解字>部首與甲骨文》,《語言》,第三集,第236頁,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年9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324~340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
      (167)惠又廼焚,亡,擒。 《合集》29242[無名]
此辭是從右側焚燒,沒有災禍,可以擒獲的占卜。
      (168)□弜逐左。 《合集》28793[何組]
此辭是不要從左側追逐獵物的占卜。
      (169a)惠又(右)隻。(否)[ 于省吾:《甲骨文字釋林》,第55頁,中華書局,1979年6月。]。
      (169b)惠左隻。吉。 《合集》37520[黃組]
此辭是從左側或右側捕獲獵物的占卜。
   田獵卜辭中有田獵物位置的占卜,例如:
      (170)涉滳至,射左豕,擒。 《合集》28882[何二]
此辭是涉過滳水到達地,射獵左側的野豬,能擒獲的占卜。
      (171)弜射又豕,弗擒。 《合集》28366[無名]
(172)射又麋,其悔。 《屯南》641[無名]
(173)犬射又麋。 《合集》28377[無名]
(174)惠又狐射,擒。 《合集》28317[無名]
(175)王其田麥,惠又狐擒。 《屯南》4525[無名]
(176a)惠壬射又(右)兕。
      (176b)擒又兕。 《合集》28392[無名]
(177)乙擒又兕。 《合集》28393[無名]
以上諸辭是擒獲右側獵物的占卜。
出組、何組、無名組、黃組卜辭中有對田獵位置或獵物位置的占卜。其中無名組卜辭中關於田獵占卜較多,卜問也較爲細緻。
   3.1.2指與軍事活動有關的方位:左、中、右
      (178a)癸巳卜:其呼戍[中]。
      (178b)弗利。
      (178c)丁酉卜:其呼(以)多伐小臣。
      (178d)其教戍。
      (178e)亞立其于又(右),利。
      (178f)其于左,利。 《合集》28008[無名]
這版卜辭可能是對戍進行訓練的占卜,卜問訓練時亞立在右面好,還是左面好。
      (179a)惠从上行,左[ 陳劍:《殷墟卜辭的分期分類對甲骨文字考釋的重要性》,《甲骨金文考釋論集》,第402~404頁,線裝書局,2007年4月。],王受又。
      (179b)惠,又(右),王受又。 《懷特》1464[無名]
這版卜辭占卜從上面的路出發,在左側還是右側舉旗,王會受到保佑。
      (180)王立于上。 《合集》27815[無名]
此辭是王站立於上位的占卜[ 黃天樹:《說殷墟甲骨文中的方位詞》,《2004年安陽殷商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社科文獻出版社,2004年1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203~212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
      (181)己巳王卜,[貞]:左其柳邑。
                           《合集》36526[黃組]
此辭應該是卜問左軍攻打某個方國。
   卜辭又有“中行”:
      (182)戊戌卜,:缶行方。九日丙午冓。
                          《懷特》1504[小字]
此辭可能是卜問缶從中間這條路征伐敵方嗎,驗辭說九天後的丙午日遇到了。
商代的軍事訓練以及軍事戰爭是有方位的考慮的。
   3.1.3指稱商代一車兩馬制度中某一側的馬匹,如:左馬、右馬、左駛、右史等。
      (183a)庚戌卜,王曰,貞:其[ 順。于省吾:《甲骨文字釋林》,中華書局,1979年6月。周忠兵:割,斷,去勢,《甲骨文中幾個從“土”字的考辨》,《中國文字研究》,第七輯,第141~143頁,廣西教育出版社,2006年9月。]又(右)馬。
      (183b)庚戌卜,王曰,貞:其左馬。
                           《合集》24506[出二]
      (184a)乙未卜,,貞:舊□左駛,其,不歺。
  (184b)乙未卜,,貞:舊又(右)史入駛土(牡),其,不歺。
  (184c)乙未卜,,貞:□子入駛土(牡),在□,不歺。
      (184d)乙未卜,,貞:賈[ 李學勤:《魯方彜與西周商賈》,《史學月刊》,1985年第1期,第31~32頁;《兮甲盤與駒父盨》,《新出青銅器研究》,第144~145頁,文物出版社,1990年6月。]入赤駜,其,不歺。吉。
      (184e)乙未卜,,貞:左駛,其,不歺。吉。
      (184f)乙未卜,,貞:在田黃[ 在+地名+田+私名,黃天樹:《殷墟卜辭“在”字結構補說》,《古文字研究》,第二十四輯,第65頁,中華書局,2002年11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394~400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又赤馬其,不歺。
      (184g)乙未卜,,貞:辰入馬其,不歺。
    《合補》9264(=《合集》28195+28196[ 曾毅公綴合。],29418同文)[何一]
      (185a)癸丑卜,,貞:左赤馬其,[不]歺。
      (185b)癸丑卜,,貞:左赤馬其,不歺。
                  《合集》27720+29423-29418[ 張軍濤:《何組甲骨新綴十九組》,第15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9年4月22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460.html。][何一]
      (186)貞:又□馬其[],[不]歺。 《合集》24507[何組]
      (187)貞:三羈左。 《合集》28158[無名]
   (188a)戊午卜,在潢,貞:王其[ “壅兕”指擋住兕的去路,進行兜捕。裘錫圭:《甲骨文中所見的商代農業》,《古文字論集》,第182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233~269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大兕惠眔騽,亡災,擒。
      (188b)惠左馬眔,亡災。 《合集》37514[黃組]
出組、何組、無名組、黃組卜辭中對“左”、“右”馬匹的占卜,是商代一車兩馬制度的反映。
3.1.4指祭品擺放的位置(另有小文)
   3.2與表示地名、地貌、場所等名詞搭配,指稱某一處所,如:中室、中土、中田、中商、彔、中宗、右卣、右、右、左等。
   3.2.1中室[ 室,祭祀之所。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姚孝遂按語,第1995頁,中華書局,1996年5月。]
      (189a)丁巳卜:惠小臣剌(以)汒(粱)[ 汒,粱。王子揚:《甲骨文字形類組差異現象研究》,第295~299頁,首都師範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10月,指導教師:黃天樹。第326~329頁,中西書局,2013年10月。]于室。
      (189b)丁巳卜:惠小臣口(以)汒(粱)于室。
                           《合集》27884[無名]
以上卜辭占卜獻上小臣剌還是小臣口帶來的“粱”祭於中室。
   卜辭中還有主要見於典賓類卜辭的東室(《合集》13555)、主要見於賓組三類與出組卜辭的南室(《合集》557、《合集》24938)、主要見於賓組三類卜辭的司室(“戠司室”《合集》13560)、主要見於賓組三類與出組卜辭的盟室(《合集》13562、《英藏》2119)、見於賓組三類與無名組的新室(《合補》1714[ 《合集》5733+13563+15388,許進雄綴合。]、《合集》31022)、見於出組的室(《合集》24945)、見於何組的文室(《合集》27695)[ 周忠兵先生認爲卜辭中有“文”、“大”相訛的現象,這裡的“文室”應該就是“大室”,卜辭中的“文邑(《村中南》452)”應指“大邑”。可從。]以及大室等。
      (190)貞:王大室。 《合集》40362[典賓]
      (191)己丑卜,,貞:其祼告于大室。
                            《英藏》2082[出組]
      (192)庚辰卜,大,貞:來丁亥其丁于大室,尿丁西鄉。
                           《合集》23340[出組]
      (193)□巳卜,,貞:在大室。 《英藏》2346[何組]
      (194)□□卜,貞:其于大室。 《合集》30371[何組]
      (195)司母大室。 《合集》30370[無名]
      (196)甲戌王卜,[貞]:大室令。《東大》876[黃組]
見於無名組卜辭中的“中室”,很可能是相對于見於出組、何組及黃組的“大室”而言。
   3.2.2中宗
   (197)甲戌卜,□,貞:夢,[王]秉棘[ 劉釗:《釋甲骨文中的“秉棘”》,《故宮博物院院刊》,2009年第2期,第6~12頁。]在宗,不[唯]。八月。 《合集》17445[賓三]
      (198)宗又升又正。 《合集》27247[何組]
   卜辭中除了“中宗”,還有“大宗”、“小宗”、“西宗”、“北宗”,例如:
      (199)□[戌]貞:辛亥酒彡自上甲,在大宗彝。
                           《合集》34044[歷二]
      (200)祖酒,在大宗。 《屯南》3823[歷二]
      (201)在大宗卜。 《英藏》2404[歷二]
(202a)□亥卜:[在]大宗又升伐三羌、十小自上甲。
      (202b)己丑卜:在小宗又升歲自大乙。
                《合集》34047(=《天理》460)[歷特[ 此蒙周忠兵先生指正,作者十分感謝!]]
      (203)丁亥卜:在[小]宗又升歲自[大]乙。
                            《合集》34045[歷特]
      (204a)又升歲在小宗自上甲。一月。
      (204b)己丑卜:在小宗又升歲自大乙。
                            《合集》34046[歷特]
      (205)吉,在大宗卜。 《合集》30376[無名]
      (206)大宗。 《合集》30377[無名]
      (207)大宗。 《合集》30378[無名]
      (208)于大宗。 《天理》487[無名]
      (209)甲午王卜,貞:其于西宗奏。王占曰:引吉。
                           《合集》36482[黃組]
      (210)鄉于北宗,不[遘]大雨。
                           《合集》38231[黃組]
“大宗”、“小宗”主要在出現歷組、無名組卜辭中,“中宗”主要出現在賓組三類卜辭中[ 韋心瀅博士認爲大宗、小宗約見於無名組卜辭中,其年代在康丁至武乙時期;中宗最早見於賓組二類卜辭,年代約在武丁晚期。武丁晚期時在“宗”內新增了“中宗”。《殷代商王國政治地理結構研究》,第147、154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4月。晁福林先生認為,廩辛康丁時期開始出現了大宗、中宗、小宗的區別,這種區別可能是從合祭轉變爲分組祭祀的反映。帝乙帝辛時期,偶有見“西宗”、“北宗”。《關於殷墟卜辭中的“示”和“宗”的探討》,《社會科學戰線》,1979年第3期,第163~164頁。筆者按:歷組卜辭中就已出現大宗、小宗。]。何組卜辭(198)雖然是殘辭,從無名組卜辭(202b)等來看,應該也是用作祭祀場所。從目前甲骨文材料來看,賓組三類中的“中宗”與歷組二類中“大宗”、“小宗”應該是祖庚、祖甲時期就已經出現了,而且“中宗”是相對與“大宗”、“小宗”來說的。從(201)來看“大宗”也可作爲占卜場所。黃組卜辭中則出現了“西宗”、“北宗”這樣以四方位置爲名的宗廟祭祀場所。
   3.2.3中土、中田、中商
卜辭中有“中土”、“中田”、“中商”:
      (211)于土[ 沈建華:《由卜辭看古代社祭之範圍及起源》,《出土文獻研究》第五輯,科學出版社,1999年8月。]。 《合集》21090[賓]
      (212)田。 《合集》21199正[小字]
卜辭中一般于土(社)舉行祭與祭,也舉行禦除水災、求雨、寧雨、寧風、寧螽之祭,例如:
      (213)貞:于土。 《合集》456[典賓]
      (214)貞:于土。 《合集》14392[典賓]
      (215)辛酉[卜]:禦[大]水于土[ 卜問是否禦除水害於社。裘錫圭:《讀<安陽新出土的牛胛骨及其刻辭>》,《古文字論集》,第333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7~12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合集》14407(=《東大》991)[賓]
      (216)貞:帝螽于丘于土。 《合集》14773[賓三]
      (217a)丙辰卜:于土寧[風]。
      (217b)己未卜:寧雨于土。 《合補》10442[ 34088+《明後》2563。][歷一]
      (218)乙卯卜:王求雨于土。 《合集》34493[歷一]
(211)賓間類的“中土”與(212)組小字類的“中田”可能與是與“土”相類的祭祀場所或對象。
   (219)己丑卜:有戠(異),其于河,王受又又。在鯀,隻田。弜。 《合集》29376+30609[ 林宏明:《醉古集》,第241組,萬卷樓,2011年3月。][無名]
此條卜辭的“中田”,有可能是相對于四方來說的。
   甲骨文的“中商”是相對于“東”、“南”、“西”、“北”四方來說的。卜辭中涉及到“中商”與四方的占卜內容,主要關乎兩件事:一是與農業有關,占卜是否“受年”,有好的收成。二是四方領土的戰爭。例如:
      (220)庚辰卜:尊商。 《合集》20587[肥筆]
      (221)□巳卜,王,貞:于商呼[禦]方。
                           《合集》20453[小字]
      (222)于商。 《合集》7837[賓三]
    (223a)□□卜,王,[貞]:从西眔南,从北眔東,不受年[ 黃天樹:《說殷墟甲骨文中的方位詞》,《2004年安陽殷商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社科文獻出版社,2004年1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203~212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
    (223b)丁丑卜,王,貞:商人受年。
    (223c)戊寅卜,王,貞:受商年。
                 《合集》20650+《合集》20652[ 林宏明:《甲骨新綴第八二例》,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0年6月1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933.html;《契合集》,第80組,萬卷樓,2013年9月。][小字]
   占卜“受年”時,卜辭中會出現“東土”、“南土”、“西土”、“北土”;“南田”、“西田”、“北田”;“東方”、“南方”、“西方”、“北方”、“東”、“南”、“西”、“北”、“商”等。例如:
      (224)甲午卜,,貞:東土受年。 《合集》9735[賓一]
      (225)甲午卜,亘,貞:南土受年。 《合集》9738[賓一]
      (226)甲午卜,韋,貞:西土受年。 《合集》9743[賓一]
      (227)甲午卜,賈,貞:北土受年。 《合集》9745[賓一]
以上這組卜辭(224)、(225)、(227)出自YH127坑,(226)出自《考文》。它們所在龜腹甲大小相近,占卜日期同爲“甲午”,各版同爲正反對貞之辭,沿千里路兩側自上而下刻寫。其中,卜“東土”與“西土”之辭從中甲下端邊緣開始刻寫。卜“南土”與“北土”之辭從中甲上端邊緣下開始刻寫,經過中甲。四版甲骨雖然貞人不同,但從字體來看應該是出於同一刻手。竊以爲此四版龜腹甲爲同日同套之卜。武丁中期賓組一類的這種分別刻寫於四個龜腹甲的占卜四土“受年”之辭,與刻寫在同一版牛肩胛骨上的四土四方“受年”之辭的實質應該是一致的。
      (228a)癸卯貞:東受禾。
      (228b)北方受禾。
      (228c)西方受禾。
      (228d)[南]方[受]禾。 《合集》33244[歷一]
      (229a)辛酉卜,貞:今歲受禾。
      (229b)惠東方受禾。
      (229c)[惠]北[方]受禾。 《屯南》423[歷二]
      (230a)受禾東。
      (230b)受禾北。
      (230c)受禾西。
      (230d)受禾南。
              《合集》33246+33267+《殷拾》12.5[ 孫亞冰:《<殷虛文字拾補>綴合三例》,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9年10月14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700.html。][歷二]
      (231a)東方。
      (231b)北方。
      (231c)西方。
      (231d)南方。
      (231e)商。 《屯南》1126[歷二]
      (232a)南方受年。
      (232b)西方受年。 《屯南》2377[無名]
   歷組牛肩胛骨上占卜四方受禾時,四方的占卜次序一般遵循自下而上依次爲東、北、西、南的順序。
卜辭四方的占卜順序可能與占卜的內容以及可行性靈活排定:
      (233a)其自南來雨。
      (233b)其自北來雨。
      (233c)其自東來雨。
      (233d)其自西來雨。 《合集》12870[賓一]
      (234a)貞:于西、北。
      (234b)于西、北。
      (234c)貞:于南。
      (234d)于南。
      (234e)于東。
      (234f)于東。 《合集》14395[賓一]
      (235a)貞:[呼]田[从]西。
      (235b)貞:呼田从北。
      (235c)貞:呼田从東。
      (235d)貞:呼田从南。 《合集》10903[典賓]
      (236a)癸亥卜:帝東。
      (236b)癸亥卜:帝西。
      (236c)癸亥卜:帝南。
      (236d)癸亥卜:帝北。 《合集》34154[歷一]
      (237a)癸酉貞:[旬]又求(咎),自北又(憂)。
      (237b)癸酉貞:旬又求(咎),自南又來(憂)。
   (237c)癸酉貞:旬又求(咎),自東又來(憂)。
                     《屯南》2446+3204[ 劉風華:《甲骨新綴八例》,第七組,《考古與文物》,2007年第4期,第25頁。][歷二]
      (238a)□其逐沓麋自西、東、北,亡。
   (238b)自東、西、北逐沓麋,亡。《合集》28789[無名]
   卜辭占卜某方/土“受年”還有:
      (239a)辛丑卜,大,貞:今歲受年。二月。
      (239b)癸卯卜,大,貞:南土受年。
      (239c)貞:北受年。
      (239d)貞:東土受年。 《合集》9734+24429[ 胡厚宣綴合。][出組]
      (240a)己巳王卜,貞:[今]歲商受[年]。王占曰︰吉。
      (240b)東土受年。
      (240c)南土受年。吉。
      (240d)西土受年。吉。
      (240e)北土受年。吉。 《合集》36975[黃組]
      (241a)南受年。
      (241b)東受年。 《合集》36975[黃組]
卜辭有“某(方向)田”:
      (242)西田黍年。 《合集》10036[賓一]
      (243)貞:我北田受[年]。
                《合集》9750+9802+《乙補》5075[ 林宏明:《醉古集》,第348組,萬卷樓,2011年3月。][典賓]
      (244a)在酒(陰)盂田受禾。
      (244b)在下南田受禾[卜辭是在北面的盂田在下南面的田豐收的占卜。黃天樹:《說甲骨文中的“陰”和“陽”》,《中國文字學報》,第37頁,商務印書館,2006年12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213~217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 《合集》28231[無名]
以上占卜“受年”之辭,無論是以“土”、“方”相稱,還是以“田”相稱,抑或只用四方之名,占卜的重點都在商王幾之內,以及商王朝所轄四方領土,占卜是否會有好的收成[ 宋鎮豪先生認爲“四方”或“四土”有王權政治統治的內涵,《商代的王畿、四土與四至》,《南方文物》,1994年第1期,第55頁。]。
      (245)□□[卜,貞]:東土其[ 這裡的“”可能與軍事有關。]。 《合集》40889[賓]
      (246)西土亡。 《合集》10186[典賓]
      (247)北土[不]。 《合集》10185[典賓]
      (248)貞:令伐東土,告于祖乙于丁。八月。
                            《合集》7084[典賓]
      (249)庚申卜,貞:雀亡(憂),南土(肩)告史。
                            《合集》20576[類]
      (250)貞:方弗西土。 《合集》6357[典賓]
      (251)□□貞:又來告方出从北土,其(翦)北土。
                      《合集》33050+33095[ 周忠兵:《歷組卜辭新綴三十例》,第19例。][歷二]
      (252)乙酉貞:王惠東方征。 《天理》605[歷二]
      (253)[癸]酉貞:王惠西方[征]。 《合集》33093[歷二]
      (254)唯西方(害)我。 《合集》33094[歷一]
以上卜辭(249)中的“南土(肩)告史”所指可能是商王朝所轄南面土地的族人。(250)中的“方弗西土”、(251)中的“方出从北土”所指是商朝所轄西面、北面的領土遭到外族入侵。(248)中的“令伐東土” 可能是命令去征伐所轄領土東面作亂的部族,但也有可能是去征伐商領土外以東的方國。(252)中的“王惠東方征”、(253)“王惠西方征”所指可能是商朝領土東面/西面的方國。所以,殷墟甲骨文中的“東土”、“南土”、“西土”、“北土”、“東方”、“西方”等應該是泛稱某一方向的土地,土地的所有權可能是商王朝的領土,但也不排除指稱商領土以外的外族領地。
   從辭例來看,除了賓組卜辭中的“某方曰某”之辭[ 《合集》13532、《輯佚》42爲賓組三類卜辭,有“南方”、“北方”之語,可能爲同版或同套卜辭。],村北系卜辭賓組、出組、黃組基本以“東/南/西/北+土”相稱。村南系歷組“土”、“方”並用,多以“東/南/西/北+方”相稱,無名組基本以“東/南/西/北+方”相稱。
“中土”、“中田”、“中商”這樣的稱法主要出現在武丁到祖甲時期[ 韋心瀅先生認爲“中商”一詞幾乎集中出現在武丁早、中期的組卜辭中,是以安陽爲中心的王畿地區。受商後期初四土概念興起的影響,將“王畿”看作“中商”,後來王畿擴大,功能性質趨於複雜後,“中商”說法即被淘汰。《殷代商王國政治地理結構研究》,第138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4月。]。
   3.2.4中彔
卜辭中有“中彔”,也有“東彔”、“大彔”:
      (255a)惠彔先。
      (255b)惠東彔先。 《合集》28124[無名右支卜]
      (256)壬寅[卜],貞:翌癸卯王亦東彔出,兕。
                           《合集》10971[賓三]
      (257)戊申卜,貞:王田大彔,往來亡災。
                      《合集》37582+37717[ 林宏明:《<北京大學珍藏甲骨文字>綴合第二例》,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9年8月20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605.html;《契合集》,第36組,萬卷樓,2013年9月。][黃組]
(258)戊申卜,貞:王田大彔,往來亡災。王占曰:吉。
《合集》37779+39427[ 此組綴合與37582+37717同事卜,蔣玉斌:《<甲骨文合集>綴合拾遺》(第七~十二組),第十二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09年9月14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1639.html。][黃組]
以上卜辭與祭祀相關,“東彔”見於賓組三類及無名組卜辭中,“大彔”見於黃組卜辭中。(255)是先在“中彔”,還是“東彔”進行祭的選貞之辭。這裡的“中彔”應該是相對于四方的“東彔”來說的。
   3.2.5右、右卣
      (259a)戍弗及方。
      (259b)戍及方,(翦)。
      (259c)戍(甲)伐,(翦)方。
      (259d)戍及于又(右)。 《合集》27995[無名]
      (260)于又(右)卣爻。 《合集》30518[無名]
(259)是一組相關事件的占卜,第一條卜辭占卜戍不會追趕上方,第二條卜辭占卜戍會追趕上方,並且翦滅方,第三條卜辭“”字橫上豎長,橫下豎短,可能是“七十”,也可能是“甲”字,考慮到這次是翦滅方的戰役,戍七十人的規模可能有些小。另外,再下面一條卜辭占卜與地點相關,所以考慮這裡的“”還是以讀作“甲”,表示時間比較合適。此辭占卜戍在甲日征伐,會翦滅方。這版卜辭中的“方”應該是“方”名字叫做“”的首領,這種人名結構又見於“危方(《合集》28088[何二])”。第四條卜辭占卜戍在“又”這個地方趕上的占卜。這裡的“”即直呼“方”之私名。“又”很可能應該讀爲“右”,“又”是地名。(260)中“又(右)卣”是地名,占卜在“又(右)卣”這個地方學習。
3.2.6右、左
      (261a)于又(右)。
      (261b)于左。 《合集》28769[無名]
以上無名組卜辭是商王右還是左的占卜。
“”是商代從武丁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存在的一個方國:
      (262)壬戌[卜],王:(堪)[ ,從陳劍釋,陳劍:《釋“”》,《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三輯,第1~89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0年7月。]朕史。三月。
                          《合集》5497[小字]
      (263)庚申[卜],□,貞:不其得。十二月。在。
                            《合集》8265[賓一]
      (264)入五。 《合集》13648[賓一]
      (265)□其[以]方。 《合集》8598[典賓]
      (266)癸巳卜,,貞:令眾人入方田。
                              《合集》6[賓三]
      (267)丁卯卜,爭,貞:奚伯,用于丁。
                            《合集》1118[賓三]
      (268)貞:墉弗其專入[]。《合集》8597+8600[ 《合集》8597+8014+8600+3750,何會:《龜腹甲新綴第三十五則補綴》,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0年11月26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149.html;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續集》,第456則,學苑出版社,2011年12月。][賓三]
      (269)□卯卜:入,左(又)[擒]。
                           《合集》32836[歷二]
      (270)癸巳□:于一月[伐]眔召方,受又。
                           《合集》33019[歷二]
      (271)貞:王令多田。 《合集》33213[歷二]
      (272)方其用,王受[又]。 《合集》27976[無名]
      (273)惠可白呼,方、方、轡方。
                            《合集》27990[無名]
從賓組三類的(266)、(267)來看,“”以“方”相稱,首領以“伯”相稱。從歷組的(270)、無名組的(273)來看,方是經常與商王朝發生敵對的方國。“左”、“右”可能是“”附近的地方。
無名組卜辭中有“左/右+地名”表示某地附近之所的情況。
   4.官僚機構的建制
   “左”、“中”、“右”是共時狀態下相對與某一點的空間位置分佈。殷墟甲骨文反映出商代後期某一官僚機構(軍事機構、占卜機構以及其他一些機構),有時以“左”、“中”、“右”進行機構設置。
   4.1.1三:右、中、左
      (274)丁酉貞:王三:又(右)、、右(左)[ “右”爲“左”字誤刻,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著:《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下冊,第668頁,雲南人民出版社,2012年4月。]。二
                            《村中南》212[歷一]
      (275)丁酉貞:王三:又(右)、、左。三
                        《合集》33006右側[ 蔡哲茂先生認爲《合集》此版綴合有誤。][歷一]
以上爲歷組一類成套卜辭之二、三,占卜“王三”,即王設置或組建左、中、右三師。
   (276)[其]。 《合集》7378[典賓]
   (277)[癸]亥卜,爭,貞:旬亡(憂)。王占曰:求(咎)。旬壬申()[ 劉釗:《古文字考釋叢稿》,第13~17頁,嶽麓書社,2005年7月。]。四月。
            瑞典遠東古物博物館K.14965[ 王澤文:《對<瑞典斯德哥爾摩遠東古物博物館藏甲骨文字>的補充及相關著錄的調查》,《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九輯,中華書局,2012年10月。](《合集》5807)
                  +《懷特》959[ 趙鵬:《甲骨試綴一則》,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2年10月19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824.html;黃天樹主編:《甲骨拼合三集》,第600則,學苑出版社,2013年4月。](16937同文)[典賓]
以上兩辭中的“中”和“中”應該是指王的中師,可能是商王麾下戰鬥力最強的主力部隊。
   (278)乙未[卜],□,貞:立史于南,又(右)[比我],比舉,左比曾[ “立事”意思是視事、治事。我、舉、曾都是商朝在長江中游地區的封國,卜辭反映出商王武丁對南土的統治。李學勤:《盤龍城與商朝的南土》,《文物》1976年第2期。又載《新出青銅器研究》,《當代學者自選文庫李學勤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十一月。 《合集》5504+[ 《合集》5512+26091,曾毅公、胡厚宣綴合。][賓三]
   (279)乙未卜,□,[貞]:宰立史[于南],又(右)比我,[中] 比興,左比曾。十二月。 《合集》5512正[賓三]
以上賓組三類卜辭中的右、中、左應指三軍,這條卜辭的大意是三軍中的右軍配合我,中軍配合舉,左軍配合曾作戰的占卜[ 黃天樹:《說殷墟甲骨文中的方位詞》,王宇信主編:《2004年安陽殷商文明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118~126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年9月;又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207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 ]。
      (280)曰:庚寅[曰]令禦,左比馘。
                           《英藏》1783[小字]
此辭是命令抵禦,左軍配合馘的占卜。
      (281)庚申貞:王令。 《合集》32845[歷二]
      (282)庚申貞:王令。 《合集》32846+[ 《合集》32846+《合補》10493,周忠兵:《甲骨新綴三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12月18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532.html。][歷二]
此辭可能是王命令率領中師,或位於中位的占卜。
關於“三”的占卜主要見於組、賓組以及歷組卜辭。
      (283)乙酉卜,王,貞:不余其見。二月。
                          《合集》20391[小字]
      (284)丁卯卜,殻,貞:我亡肇。
                          《合集》11274正[賓一]
      (285)丙辰卜,爭,貞:。 《合集》779[典賓]
      (286)壬子卜,貞:步,亡(憂)。
                            《屯南》4516[歷]
      (287)貞:亡其工。 《合集》4246[典賓]
      (288)□寅卜,□,貞:惠令以眾。《合集》36[典賓]
      (289)丁巳卜,殻,貞:隻羌。十二月。
                            《合集》178[典賓]
      (290)辛酉卜:其用(以)于父丁。
                          《合集》32020+[ 《合集》32020+34638,林宏明:《醉古集》,第284組,萬卷樓,2011年3月。][歷二]
      (291)[惠]令比。 《合補》1966[ 《合集》4240+586,許進雄綴合。蔡哲茂:《甲骨綴合集》,第17組,臺北:樂學書局,1999年9月。][典賓]
      (292)貞:惠呼眔。 《合集》6857正[典賓]
      (293)令必[ 敕戒鎮撫。裘錫圭:《釋“柲”》,《古文字研究》,第三輯,第7~31頁,中華書局,1980年11月;後收入《古文字論集》,第17~34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51~66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合集》4242[典賓]
      (294)戊申卜,殻,貞:惠呼往于。
                            《合集》7982[典賓]
      (295)丙午卜,殻,貞:呼往視。
                            《合集》5805[典賓]
      (296)丙辰卜,爭,貞:亡其(翦)。
                            《合集》5809[典賓]
      (297)癸丑卜,殻,貞:往防,亡(憂)。
                            《合集》7888[典賓]
      (298)戊辰卜,貞:翌己巳涉。五月。
                            《合集》5812[賓三]
      (299)□來告,大方出,伐我。惠馬小臣令。
                           《合集》27882[何二]
      (300)方其至于戍。 《屯南》728[無名]
      (301)□□貞:[壴]允喪。 《合集》32914[歷一]
      (302)辛未貞:今夕亡[]。 《合集》34715+[ 《合集》34715+34167,周忠兵:《歷組卜辭新綴十一例》,第二例,先秦史研究室網站,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497.html。][歷二]
      (303)戊寅卜,在河[ 李學勤:《帝乙時代的非王卜辭》,《考古學報》,1958年1月。裘錫圭:《殷墟甲骨文字考釋四篇·之四·釋河》, 《海上論叢》,第二輯,第12頁,復旦大學出版社,1998年。],貞:今夕不[ 《左傳·隱五》“三年而治兵,入而振旅之振”,金祥恒:《從甲骨卜辭研究殷商軍旅中之王族三行三師》,《中國文字》,第五十二冊,第7頁,藝文印書館,1974年。]。
                         《合集》36430+[ 《合集》36430+40895,蔣玉斌:《甲骨新綴第1~12組》,第3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3月20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306.html。][黃組]
      (304)[甲]□[卜],貞:方來入邑,今夕弗王。
                          《合集》36443[黃組]
      (305)辛巳王卜,在,貞:今日其从西,亡災。
                          《合集》36475[黃組]
      (306)乙酉卜,貞:今夕亡,。
                          《合集》36459[黃組]
以上(284)~(286)占卜是否有不好的事情,(287)占卜無工,(289)、(290)占卜獲羌、帶回羌人,(291)、(292)占卜配合作戰,(293)、(294)占卜到地,敕戒鎮撫,(296)、(297)占卜作戰,(299)占卜敵方侵伐我,(302)~(306)占卜。
   “”基本見於殷墟甲骨文各類字體的卜辭中,是從武丁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沿用的一種軍事組織機構。從以上卜辭的占卜事項來看,可能是商王麾下的直屬部隊。黃組卜辭多“”之卜,無名組卜辭的(300)占卜“方其至于戍”,商朝末期,“”很可能是商王朝軍隊的泛稱。
   4.1.2馬:左、右、中
   (307)丙申卜,貞:肇馬[ 肇馬,啟動馬隊。于省吾主編:《甲骨文字詁林》,姚孝遂按語,第2314頁,中華書局,1996年5月。王宇信:商王啟動左、右、中三軍各一百人的馬隊,《甲骨文“馬”、“射”的再考察》,《出土文獻研究》,第五集,第59頁,科學出版社,1999年8月。劉釗:啟動騎兵,《卜辭所見殷代的軍事活動》,《古文字研究》,第十六輯,中華書局,1989年6月。方稚松:與“登”義近,《殷墟甲骨文五種記事刻辭研究》,第45~61頁,線裝書局,2009年12月。]左、又(右)、人三百。六月。《合集》5825[賓三]
此辭是賓組三類卜辭,占卜徵集左中右三個馬軍部隊三百人。馬應該是商王軍隊里的一個軍種。
   (308)□巳卜,□,貞:[㲋]以三十馬,允其羌(正面)。王占曰:其唯丁吉,其唯甲引吉。 《合集》500正[典賓]
此條卜辭是㲋帶領三十個馬軍去捉拿逃走的羌人的占卜。
      (309)甲辰卜,貞:气[ 終究、最終。沈培:《申論殷墟甲骨文“气”字的虛詞用法》,《北京大學中國古文獻研究中心集刊》,第三輯,第11~28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10月。]令以多馬亞省,在南。
                           《合集》564正[賓三]
      (310)惠馬令省㐭。 《屯南》539[歷二]
以上賓組三類與歷組二類卜辭是馬/多馬亞巡視倉廩的占卜。
      (311)[今]春登[ 徵,召。楊樹達:《積微居甲文說·釋登》,第23頁,中國科學出版社,1954年5月。]馬□以禦方。 《合集》6759[賓三]
      (312)□□卜,,貞:令冓以多馬防。
                            《合集》5712[賓三]
      (313)癸巳卜,,貞:多馬冓戎。 《合集》5715[賓三]
      (314)壬戌卜,,貞:惠馬亞[ 王宇信:馬隊的官長。《甲骨文“馬”、“射”的再考察》,《出土文獻研究》,第五集,第51頁,科學出版社,1999年8月。]呼執。
                            《合集》28011[何組]
以上賓組三類、何組卜辭是馬/多馬/馬亞進行軍事防禦等活動的占卜。
      (315)呼多馬逐鹿,隻。 《合集》5775[賓一]
(316)貞:惠馬亞涉兕。 《合集》30439[何組]
      (317)庚午卜,貞:翌日辛王其田,馬其先,擒,不雨。
                            《合集》27948[何組]
      (318)戊申卜:馬其先,王兌比[ 兌,銳,速也,令導馬者先行而王速從之。于省吾:《甲骨文字釋林·釋“先馬”》,第63~64頁,中華書局,1979年6月。]。《合集》27945[無名]
      (319)壬申卜:令馬即射[ 命令騎兵前往射箭。劉釗:《卜辭所見殷代的軍事活動》,《古文字研究》,第十六輯,中華書局,1989年6月。]。 《合集》32995[歷二]
      (320)□□卜:其呼射豕,惠多馬。 《屯南》693[無名]
      (321)惠多馬呼射,擒。 《合集》27942[無名]
      (322)惠馬呼射,擒。 《英藏》2294[無名]
以上卜辭是馬/馬亞/多馬從事田獵活動的占卜。
從以上諸辭來看,“馬”是商王朝軍事機構中從武丁中期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沿用的一種建制[ 陳夢家:官名,受令征伐與射獵,很可能是馬師,《殷虛卜辭綜述》,第508~509頁,中華書局,1988年1月。王宇信:馬是構成商朝軍隊的兵種之一,《甲骨文“馬”、“射”的再考察》,《出土文獻研究》,第五集,第51頁,科學出版社,1999年8月。]。在祖庚祖甲時期爲主的賓組三類卜辭中有分爲左、中、右的記錄。馬在武丁中期到祖庚祖甲時期的主要執事是從事田獵、軍事防禦、追捕潛逃的羌人以及巡視倉廩等遠距離活動,到了何組、無名組卜辭他們主要從事田獵活動。
   4.1.3中戍、左戍、右戍
      (323a)戍又(翦)。
      (323b)左戍又(翦)。
      (323c)[右戍又](翦)。
      (323d)戍不雉[ 失眾。楊樹達:《卜辭求義》,第84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2月。沈培:《卜辭“雉眾”補釋》,《語言學論叢》,第二十六輯,第249頁,商務印書館,2002年8月。]眾。
      (323e)左戍不雉眾。
      (323f)又(右)戍不雉眾。 《屯南》2320[無名]
      (324a)左不雉眾。王占曰:引吉。
      (324b)不雉眾。王占曰:引吉。 《合集》35347[黃組]
以上無名組、黃組卜辭是“左”、“中”、“右”戍不會使軍隊受到損失,會翦滅敵人的占卜。
      (325a)丁酉卜,,貞:惠戍令比王。
      (325b)貞:惠戍延令比王。六月。 《合集》6[賓三]
以上爲賓組三類卜辭,是命令戍還是戍延配合王的選貞之辭。
      (326)壬戌卜,,貞:惠戍呼執。《合集》28011[何組]
      (327)戍惠義行用,遘方,又(翦)。
                           《合集》27979[無名]
      (328)戊辰[卜]:戍執方,不往。《屯南》2651[無名]
以上何組、無名組卜辭是戍參與方、方等戰爭的占卜。
      (329)惠王以戍,擒。 《合集》27968[無名]
      (330)甲寅卜:乙王其田于豐(以)戍,擒。
                            《懷特》1444[無名]
以上無名組卜辭(329)是王帶領戍去網獵,有擒獲的占卜。(330)是王帶領戍到豐地田獵,有擒獲的占卜。
      (331a)惠戍呼舞,又大[雨]。
      (331b)惠万呼舞,又大[雨]。 《合集》30028[無名]
      (332)戍其燎于西方,東鄉。 《合集》28190[無名]
以上無名組卜辭(331)是呼戍還是万舞祭求雨的占卜。(332)是戍參與燎祭西方的占卜。
從現有殷墟甲骨卜辭來看,戍最早見於賓組三類卜辭,何組、黃組卜辭偶見,主要見於無名組卜辭,戍的職責主要是從事軍事防禦活動,此外也從事田獵、舞雨等活動。無名組卜辭時代戍作爲一種軍事機構得到了空前的發展,除了中戍、左戍、右戍以外,還有大量的“戍某”[ 官名。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第516頁,中華書局,1988年1月。軍事組織,戍邊軍旅。姚孝遂:《甲骨刻辭狩獵考》,《古文字研究》,第六輯,第56頁,中華書局,1981年11月。劉風華:無名組較普遍設立這一職官,《殷墟小屯村南系列甲骨卜辭的整理與研究》,第204頁,鄭州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7年5月。指導教師:王蘊智。]。
   4.1.4左旅、右旅
   (333)庚寅貞:缶于,(翦)。又(右)旅在。一月。 《懷特》1640+[ 此版可與《合集》32782綴合。周忠兵:《歷組卜辭新綴續》,第六組。][歷一]
   (334)翌日王其令又(右)旅眔左旅,視方[卜問命右、左兩旅攻打,以觀地方的虛實。李學勤:《商代夷方的名號與地望》,《中國史研究》,2006年第4期,第5頁。《帝辛征夷方卜辭的擴大》,《中國史研究》,2008年第1期,第18頁。],(翦),不雉眾。 《屯南》2328[無名]
      (335a)王族其尸方邑舊,又(右)、左其叔[ 環繞、包圍。謝明文:《釋甲骨文的“叔”字》,待刊稿。]。
(335b)弜叔,其[ 貫穿。李學勤:《商代夷方的名號和地望》,《中國史研究》,2006年第4期,第4頁。]舊,于之若。
   (335c)又(右)旅不雉眾。 《屯南》2064[無名]
   (336)王其以眾合又(右)旅[眔左]旅于[ 王以眾就是王族,“合”可讀爲“會”,與《屯南》2064同時。“”字過去釋爲“舊”,但卜辭新舊的“舊”都从“雈”,不應混淆。這個字可能是从“臼”聲,是否可讀爲“鳩”,與上古夷人有“五鳩”有關?似乎可供斟酌。李學勤:《商代夷方的名號與地望》,《中國史研究》,2006年第4期,第5頁。《帝辛征夷方卜辭的擴大》,《中國史研究》,2008年第1期,第18頁。卜問命右、左兩旅攻打,以觀地方的虛實。王以眾就是王族,“合”可讀爲“會”。],(翦)。吉。在。 《屯南》2350[無名]
      (337)丁亥卜,在□,貞:又旅左其。
                            《合集》36425[黃組]
以上是歷組、無名組、黃組卜辭是左旅、右旅參加戰爭的占卜。(335a)中的“又”、“左”應該是指右旅、左旅。
      (338)乙巳卜,王:呼取旅。 《合集》5821[賓]
      (339)貞:取旅。 《合集》5476[賓三]
      (340)己未卜,殻,貞:缶其(戕)[ 戕害。劉釗:《卜辭所見殷代的軍事活動》,《古文字研究》,第16輯,中華書局,1989年6月。]我旅。
                        《合集》1027正+[ 《合集》1027正+《乙補》4919,林宏明:《醉古集》,第350組,萬卷樓,2011年3月。][賓一]
   (341)辛巳卜,□,貞:登婦好三千,登旅萬,呼伐□[方],受[又又]。 《英藏》150[典賓]
      (342)以漅旅皆。 《合集》31771(=28096)[何組]
      (343)癸酉卜:旅从,方于。 《屯南》2701[無名]
      (344)甲寅王卜,貞:余其伐□方以旅,利。
                            《合集》36536[黃組]
以上諸辭都與軍事活動有關。
   “旅”是商王朝軍事機構中從武丁中期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沿用的一種建制,分爲左、右[ 軍旅編制。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編:《小屯南地甲骨》,第1004頁,中華書局,1980年10月。蕭楠:《試論卜辭中的師和旅》,《古文字研究》,第六輯,第125~129頁,中華書局,1981年11月。劉釗:“旅”是臨時徵集的,“旅”和“族”的區別是:旅是指由眾多的族氏中抽出的人組成的軍事組織,而“族”則是以家族或親族爲單位組成的軍事組織,劉釗:《卜辭所見殷代的軍事活動》,《古文字研究》,第16輯,第76頁,中華書局,1989年6月。]。
   綜上,“”、“馬”、“旅”、“戍”是武丁中期到帝乙帝辛時期商王室的重要軍事組織機構,都有“左”、“中”、“右”或“左”、“右”的建制。卜辭中有“馬”、“旅”、“戍”參與針對某一方國或部族的具體戰爭的占卜,涉及到“”的占卜,尤其是黃組卜辭中,更多地體現了商王對“”的擔憂與掛懷,“”有可能是指商王親自指揮的軍隊或者是商王朝軍隊的泛稱。
      (345)貞:[]呼□多新射。 《合集》5786正[典賓]
      (346)即于射[ 劉釗:《談甲骨文中的倒書》,《于省吾教授百年誕辰紀念文集》,吉林大學出版社,1996年。],。 《合集》26956+[ 《合集》26956+27093,李愛輝:《甲骨拼合第212則》,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3年1月28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897.html。][無名右支卜]
以上兩辭與“射”有關,意義暫不能明確。
   4.1.5中牧、右牧
      (347a)于爿,攸侯啚。
      (347b)戊戌貞:又(右)[ 派駐右牧于某地,某地屬攸侯甾的邊邑。右牧就是在爿牧。裘錫圭:《甲骨卜辭中所見的“田”“牧”“衛”等職官的研究——兼論“侯”“甸”“男”“衛”等幾種諸侯的起源》,《文史》,第十九輯,第7頁,中華書局,1983年8月;後收入《古代文史研究新探》,第353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6月第1版,2000年1月第2次印刷;《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五卷,第153~168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于義,攸侯啚。
                           《合集》32982[歷二]
以上爲中、右到攸侯啚的占卜。
   (348a)癸酉卜:戍伐,又(右)牧啟[ 由右牧者前導,他大約就是右戍的首領。李學勤:《商代夷方的名號與地望》,《中國史研究》,2006年第4期,第5~6頁;《帝辛征夷方卜辭的擴大》,《中國史研究》,2008年第1期,第18頁。],夷方伐,又(翦)。弜悔。
      (348b)甲辰卜,在爿牧延[ 裘錫圭:《甲骨卜辭中所見的“田”“牧”“衛”等職官的研究——兼論“侯”“甸”“男”“衛”等幾種諸侯的起源》,《文史》第十九輯,中華書局,1983年;《古代文史研究新探》,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6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五卷,第153~168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黃天樹:《殷墟卜辭“在”字結構》,《古文字研究》第二十四輯,第66頁,中華書局,2002年11月;後收入《黃天樹古文字論集》,第394~400頁,學苑出版社,2006年8月。]啟又旅邑。
                            《屯南》2320[無名]
   (349)丙午卜,在攸貞:王其呼在爿牧延執胄夷方,焚伯,弗悔。在正月。唯來正夷方,弜執。
                   《懷特》1901+36492+36969[ 李學勤:《帝辛征夷方卜辭的擴大》,《中國史研究》,2008年第1期,第18頁。][黃組]
以上爲“右牧”、“在爿牧”在無名組、黃組卜辭牧參加征伐的占卜。
      (350)癸巳卜:令鄉。 《合集》21069[小字]
      (351)牧入十。在鯀。 《合集》14149反[典賓]
      (352)呼牧于朕芻。 《合集》148+[ 《合集》148+《上博》21569.106,蔣玉斌:《<上海博物館藏甲骨文字>新綴六組》,第六組,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0年12月4日,網址:
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172.html。][典賓]
      (353)□□[卜],爭,貞:彗以牧芻十。
                        《合集》409+14911[ 林宏明:《甲骨新綴第299例》,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1年12月16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529.html;林宏明:《契合集》,第299組,萬卷樓,2013年9月。][典賓]
      (354)□子貞:告[散]。 《屯南》149[歷二]
以上組、賓組、歷組卜辭是牧從事畜牧等相關活動的占卜。
      (355)牧隻羌。 《英藏》598[典賓]
      (356)貞:[牧]來羌,用于。 《合集》243正[典賓]
      (357)庚子卜,貞:牧以羌延于丁,曾用。
                            《合集》281[賓三]
以上賓組卜辭爲牧捕獲、帶來羌人的占卜。
      (358)戊戌卜,,貞:牧匄人,令冓以[ 這是因為牧祈求人手,卜問是否讓冓把人送去。裘錫圭:《甲骨卜辭中所見的“田”“牧”“衛”等職官的研究——兼論“侯”“甸”“男”“衛”等幾種諸侯的起源》,《文史》,第十九輯,中華書局,1983年;《古代文史研究新探》,第355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6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五卷,第153~168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合集》493正[典賓]
      (359)己亥卜,,貞:牧匄人肇。
                          《合集》8241正[賓三]
以上賓組卜辭爲牧求取人員的占卜。
      (360)丁亥卜,□,貞:牧□爯冊,□[王]。
                            《合集》7424[賓三]
      (361)甲子卜,貞:盖[ 在盖牧。裘錫圭:《甲骨卜辭中所見的“田”“牧”“衛”等職官的研究——兼論“侯”“甸”“男”“衛”等幾種諸侯的起源》,《文史》,第十九輯,中華書局,1983年;《古代文史研究新探》,第354頁,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6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五卷,第153~168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爯冊示鬯,呼取屯。
                          《合集》13515+[ 《合集》13515+《史購》46,張宇衛:《甲骨綴合第五十~五二則》,先秦史研究室網站,2012年3月16日,網址:http://www.xianqin.org/blog/archives/2599.html。][賓三]
      (362)牧啟商。 《合集》39956[賓三]
以上賓組三類卜辭爲牧參與戰爭相關事宜的占卜。
      (363a)鄏鹿其南擒。
      (363b)其北擒。 《合集》28351[無名]
以上無名組卜辭爲南、北參與田獵的占卜。
      (364)禦牧于妣乙盧豕,妣癸彘,妣丁豕,妣乙豕豕。
                          《合集》31993[屯西附]
以上爲舉行禦除牧疾病或災害的占卜。
   “牧”是從武丁中晚期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存在的一種職官,很可能也有左、中、右之分[ 左、右亦見於鼎銘“左《集成》3.1372”、“左癸《集成》4.1738”、“右父己《集成》4.1875”、“右父癸《集成》4.1939”。]。在武丁到祖庚祖甲時期主要從事與畜牧相關的活動,偶爾也參與軍事活動。到了無名組、黃組卜辭的時代,主要從事田獵以及參加軍事戰爭,這時的牧已經發展到有相當實力的地方官員。
   4.1.6左卜、右卜
      (365)己酉卜,大,貞:惠又(右)卜用。
                           《合集》25019[出二]
      (366a)丁卯卜,行,貞:惠又(右)用。在十一月。
      (366b)惠左。 《合集》24351[出二]
      (367a)□□[卜],行,[貞:惠]左□。
      (367b)庚子卜,行,貞:惠又(右)用,在[月]。
                     《合集》25045(=23648)[出組]
      (368)貞:惠又(右)。 《合集》25046[出組]
      (369)□辰卜,中,[貞]:惠茲左。
                           《合集》25050[出組]
   (370)入商,左卜占曰:弜入商。甲申,夕至,。用三大牢。 《屯南》930[歷二]
      (371)丁卯又卜:兄不歲。用。 《合集》41496[歷二]
      (372)又卜。 《合集》28974反[無名]
以上是與“左卜”、“右卜”相關的卜辭,出現在出組的龜腹甲、牛胛骨以及歷組二類、無名組卜骨上,說明在這一時期,占卜是有左右之分的。無名組卜辭的左支卜、右支卜胛骨,說明在無名組卜辭的內部,也分爲左、右來從事占卜、刻寫。
(373)庚申卜,旅,貞:惠元卜用。在三月。
                      《合集》23390[出組]
(374)貞:惠茲卜用。一月。 《合集》25016[出組]
      (375)習元卜。 《合集》31675[無名]
      (376a)習一卜[ 龜卜和骨卜的相襲。卜問一件事時,骨和龜各卜一次。李學勤:《評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考古學報》,1957年第3期,第124~125頁。裘錫圭:《讀<安陽新出土的牛胛骨及其刻辭>》,《古文字論集》,第332頁,中華書局,1992年8月;《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一卷,第7~12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10月。]。
      (376b)習二卜。 《合集》31672[無名]
      (377a)習二卜。
      (377b)習三卜。
      (377c)習四卜。 《合集》31674[無名]
出組卜辭有“元卜”、“茲卜(這一卜)”,無名組卜辭中有“習元卜”,這裡的“元卜”有可能就是“首卜”,類似與無名組卜辭中的“習一卜”、“習二卜”、“習三卜”、“習四卜”之“一”、“二”、“三”、“四”。出組卜辭中“元卜”也可能爲“首卜”。它是否與“左”、“右”排定,可能還需要更多或更完整的材料來進一步證明。
   作爲空間位置分佈的左、中、右,是對於某一個參照物來說的,具有相對性。作爲商王朝職官系統中的左、中、右也是具有相對性的。他們是相對於商王來說的,是商王的左、中、右或者左、右。所以,我們可否這樣認爲:職官系統中以左、中、右或左、右設置的機構都是商王麾下直接統領的職官,直接爲王室服務。“左戍”、“右戍”、“中戍”爲商王直屬,“戍某”是來自於某個族的戍官。他們之間的區別可能在於此。“馬:左、右、中”與“三族馬”的區別可能也在於此。
   學者一般認爲商代從武丁至帝乙帝辛有270多年的歷史。兩百多年間,商代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以及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可能是一成不變的,應該都處於發展變化之中。商代的官制也不可能是一成不變的。這一點在職官系統中,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同一官制,在早晚期職司的變化,例如上面提及的“馬”、“戍”、“牧”就是比較典型的例子;另外犬官在武丁時期職司比較廣泛,如“犬延”、“犬登”,到了無名組卜辭,職司基本固定爲田獵。所以,在研究商代官制時,應該關注其早晚期職司的變化,不可一而論之。
   另外,“中”可以與“大”、“小”排定:在“大子”、“中子”、“小子”中,體現的是時間序列;在“大宗”、“中宗”、“小宗”中,體現的是時間先後或兼有範圍寬窄的序列。“中”也可以與“左”、“右”排定:是共時條件下的空間序列,如空間位置上的“左”、“中”、“右”;或機構設置序列,如軍隊、占卜機構的設置,“左中右”師、馬、戍、牧,“左右”旅、卜。[ 于省吾:大子,中子,小子。大父、中父、父(商器三戈之一的銘文,代一九·二〇)大中小是縱列的,是對先輩排列順序稱謂,前後是順序的。“馬:左、右、中人三百”、“王作三:右、中、左”右、中、左示橫列的,以中為主,左右爲輔。《甲骨文字釋林》,第200~202頁,中華書局,1979年6月。唐蘭:中之範圍甚廣,有上下之中,有左右或四方之中,有大小之中,《殷虛文字記》,第27頁,中華書局,1981年5月。]“中”還可以與四方“東”、“西”、“南”、“北”排定:如:“中商”、“中彔”。“中母”、“小母”的排定序列則很難求證。
   5.小結
   本文主要是考察了殷墟甲骨文中“左”、“中”和部分“右”的用法。這個問題涉及到商代晚期的用名制度、親屬制度、祭祀制度、占卜制度、官制以及田獵、軍事等方面的內容,具體內容如下:
   5.1關於“左”,有些理解爲輔佐、佐助之“左”以理解爲“不便”、“不順”之義爲妥。“左牛”之“左”不能排除是人族名的可能性。“左”族是商代從武丁時期到帝乙帝辛時期一直綿延下來的一個家族。“登”與“左登”很可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登”應爲私名。“犬登”與“左登”也有可能是一個人的名字。卜辭中的有些“左”當爲“又(有)”。
   5.2關於“中”:
   “中日”指稱時間,在典賓類卜辭中作“”形,其他類卜辭作“”形。
   “中”字在“歷無名間類”胛骨上中間均為方形;在無名組卜辭中兆枝右出的胛骨上中間多爲橢圓形的“”形,在兆枝左出的胛骨上中間多較方正的“”形。
  “中”作爲人名,在典賓類甲骨文中作“”形,在賓組三類及出組甲骨文中作“”形,與“小臣”是同一個人的名字。他在武丁晚期到祖庚時期主要負責占卜用龜骨的簽收與交付。到祖庚祖甲時期升職爲貞人,從事占卜活動,但所進行的占卜爲數不多。
  “中子”與“大子”、“小子”都是特定的王室成員的名字。“大子”和“中子”的生存活動年代相仿,大約在武丁中晚期。“小子”的生存活動時間比稍晚,年限在武丁中期到祖庚時期之間。
  “中婦”應該是某個女子特有的專名。
  “中母”與“中母己”可能是同一位女性祖先。“中母”、“小母”是武丁中期或之前就已經辭世的某位特定的女性先祖。
  “中宗祖乙”是何組、無名組卜辭中對“祖乙”特別使用的稱呼。
  “中己”似乎應位列“父己”與“父庚”之間,可能是某一特定稱名。
  5.3關於“左”、“中”、“右”作方位詞:
  可用來指狩獵、獵物、軍事活動、一車兩馬中馬的位置,也可與表示地名、地貌、場所等名詞搭配,指稱某一處所。無名組卜辭中的“中室”,相對于“大室”而言。“中宗”應該是相對于“大宗”、“小宗”來說。“大宗”也可作爲占卜場所。骨面記事刻辭中指祭祀時祭牲的擺放位置。
  《合集》9735、9738、9745、9743出於同一刻手,性質與刻寫在同一版牛肩胛骨上的四土四方“受年”之辭應該是一致的。牛肩胛骨占卜四方受禾之辭,歷組二類一般自下而上依次爲東、北、西、南。村北系卜辭一般以“東/南/西/北+土”相稱,村南系多以“東/南/西/北+方”相稱。“中土”、“中田”、“中商”這樣的稱法主要出現在武丁到祖甲時期。
   “方”應該是“方”名字叫做“”的首領。
   無名組有“左/右+地名”指稱“某地”附近之所的用法。
   5.4關於“左”、“中”、“右”作職官建制:
   殷墟甲骨文中的“三:右、中、左”、“馬:左、右、中”、“中戍、左戍、右戍”、“左旅、右旅”、“中、右”、“左卜、右卜”等,左、中、右職官體系的建立,以及商代早晚期某種職官職司的變化,體現了商王朝從武丁到帝乙帝辛不同時期官制發展變化的軌跡。
   作爲空間位置分佈的左、中、右,是對於某一個參照物來說的,具有相對性。作爲商王朝職官系統中的左、中、右也是具有相對性的。他們是相對於商王來說的,是商王的左、中、右或者左、右。所以,職官系統中以左、中、右或左、右設置的機構都是商王麾下直接統領的職官,直接爲王室服務。
   
初稿:2011年11月6日
二稿:2012年11月26日
三稿:2013年10月29日
定稿:2013年12月4日
  本文蒙黃天樹師、宋鎮豪、方稚松、謝明文、王子揚、周忠兵先生審閱,並提出諸多修改意見,莫伯峰先生爲本文寫作提供了諸多幫助,謹致謝忱!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内大街五号 邮编:100732 网站主页

E-mail: hbliu@cass.org.cn

欢迎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古代史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