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浏览文章:
选择文字大小[大] [中] [小]

说“白黑”——秦汉颜色观念文化分析一例

发布日期:2015-06-30 原文刊于

说“白黑”

                         ——秦汉颜色观念文化分析一例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按照现代色彩学理论,白色和黑色是色彩的两极,白色是所有可见光的混合色,黑色则可以吸收一切可见光。白色与黑色也是人类较早使用的颜色。语言学家布伦特·伯林(Brent Berlin)、保罗·凯(Paul Kay)和麦克丹尼尔(Chad K. McDaniel提出的基本颜色词理论认为,各民族的语言具有数量不等的基本颜色词,这些基本颜色词具有固定的发生次序,而白色和黑色是许多民族首先区分出的颜色[1]。汪涛根据这一理论对甲骨文中的颜色词进行分析,认为商人最先分辨出“白”(无色)和“勿”(有色),随后又将“黑(堇)”定义为另一种极端的颜色[2]。可见,白色和黑色是古人较早注意到的颜色,其文化源流十分久远,意义也非常丰富。

一、白黑与阴阳

《新语·辨惑》说:“夫众口毁誉,浮石沈木。群邪相抑,以直为曲。视之不察,以白为黑。夫曲直之异形,白黑之殊色,乃天下之易见也。”[3]《后汉书·朱浮传》又有“粲然黑白分明”[4]的说法。白色与黑色在视觉上能够形成鲜明的对比。《吕氏春秋·察微》说:“使治乱存亡若高山之与深溪,若白垩之与黑漆,则无所用智,虽愚犹可矣。”[5]以白垩与黑漆两种颜料指代白黑二色,也道出了白黑二色的主要颜料来源。

黑色为阴的象征。《周礼·春官·眡祲》:“眡祲掌十煇之法,以观妖祥,辨吉凶。一曰祲”,郑玄注引郑司农云:“祲,阴阳气相侵也。”贾公彦疏:“先郑云‘祲,阴阳气相侵也’者,赤云为阳,黑云为阴。”[6]《史记·封禅书》又载:“是时丞相张苍好律历,以为汉乃水德之始,故河决金堤,其符也。年始冬十月,色外黑内赤,与德相应。”裴骃《集解》引服虔曰:“十月阴气在外,故外黑。阳气尚伏在地,故内赤。”[7]

白色则既能象征阳,又能象征阴。

当白色与黑色相对时,白色象征阳。《礼记·曾子问》:“凡殇与无后者,祭于宗子之家,当室之白,尊于东房,是谓阳厌。”郑玄注:“当室之白,谓西北隅得户明者也。明者曰阳。”[8]《焦氏易林》卷8《恒之履》:“北陆阳伏,不知白黑。君子伤谗,正害善人。”又16《小过之损》:“昧昧暗暗,不知白黑。风雨乱扰,光明伏匿,幽王失国。[9]北陆阳伏”、“昧昧暗暗”、“光明伏匿”都是说日光消失,黑夜降临。《史记·苏秦列传》载,苏秦在劝说赵肃侯时说:“夫谋人之主,伐人之国,常苦出辞断绝人之交也。愿君慎勿出于口。请别白黑,所以异阴阳而已矣。”司马贞《索隐》:“言别白黑者,苏秦言己今论赵国之利,必使分明,有如白黑分别,阴阳殊异也。”[10]皆暗含有将阴阳和白黑相对应的意味。班固所作《奕旨》是讲解围棋之道的名篇,《艺文类聚》卷74引其文说“局必方正,象地则也。道必正直,神明德也。棋有白黑,阴阳分也。骈罗列布,效天文也。”[11]从班固所述来看,汉代围棋棋子已使用黑白二色,这正象征阴阳之分。

当白色与赤色相对时,白色象征阴。赤色为阳的象征。《礼纬》说“赤者阳气”[12],《白虎通义·三正》也说:“赤者,盛阳之气也。”[13]《淮南子·天文》又载:“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14]赤、火、日、阳气被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礼纬》和《白虎通义·三正》又说“白者阴气”[15]。《说文》对“白”字的解释也说:“阴用事,物色白。从入合二。出者阳也,入者阴也,故从入。二,阴数。”[16]《史记·封禅书》说汉武帝时祭祀日月,“祭日以牛,祭月以羊彘特。太一祝宰则衣紫及绣,五帝各如其色,日赤,月白。”[17]所谓“日赤,月白”,当是祝宰祭祀时所穿服装的颜色。日用赤,月用白,正与阴阳搭配。汉代曾流行一种名为“塞戏”的棋类游戏。关于“塞戏”的游戏规则,《艺文类聚》卷74引边韶的《塞赋》说:“四道交正,时之则也。棋有十二,律吕极也。人操厥半,六爻列也。赤白色者,分阴阳也。”[18]塞戏所用棋子也是赤白二色,亦与阴阳相合。

二、白黑与是非曲直、贤良奸佞、清浊正邪

《史记·秦始皇本纪》:“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19]《李斯列传》作:“今陛下并有天下,别白黑而定一尊。”司马贞《索隐》:“刘氏云:‘前时国异政,家殊俗,人造私语,莫辨其真,今乃分别白黑也。’[20]所谓“别黑白”或“别白黑”,是以强制的意识形态作为价值评判的标准。在一般情况下,白黑的象征意义形成一组截然相反的鲜明对比。

“白黑”是是非曲直的代指。《吕氏春秋·去宥》说:“夫人有所宥者,固以昼为昏,以白为黑,以尧为桀”[21]冯衍曾感叹其悍妻“以白为黑,以非为是[22]《春秋繁露·保位权》说,圣人“不以著蔽微,不以众揜寡,各应其事,以致其报。黑白分明,然后民知所去就,民知所去就,然后可以致治,是为象则。”[23]统治者必须做到“赏罚分审,白黑著明”[24],否则会“白黑颠倒,上下错谬”[25]。《吕氏春秋·察传》说:“夫得言不可以不察。数传而白为黑,黑为白”[26]。为防止“言多反复,以黑为白”[27],君主为政不能偏听偏信。如若不然,则“君虽尊,以白为黑,臣不能听。父虽亲,以黑为白,子不能从。”[28]

古代贵族服饰上的黼纹,也与白黑有关。《周礼·冬官·画缋》:“白与黑谓之黼”[29]。黼纹常作斧形。《周礼·天官·幂人》:“凡王巾,皆黼。”贾公彦疏:“黼者,白与黑作斧文,取今斧断割之义。”[30]《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为九文”,杜预注:“谓山、龙、华、虫、藻、火、粉米、黼、黻也。”孔颖达疏:“黼,白与黑,形若斧。斧能裁断,以象王者有裁断之德也。”[31]斧能裁断白黑,因此以白黑色的斧形用作黼纹,象征白黑分明。

《后汉书·冯衍传》说,冯衍建议鲍永“开日月之明,发深渊之虑,监《六经》之论,观孙吴之策,省群议之是非,详众士之白黑”。李贤注:“白黑犹贤愚也。”[32]这里的白黑也可指代贤良与奸佞。《春秋繁露·五行五事》说:“视曰明,明者,知贤不肖,分明黑白也。”[33]司马谈《论六家要旨》说道家“窾言不听,奸乃不生,贤不肖自分,白黑乃形。”[34]均将“贤不肖”与“白黑”并列。刘向批评元帝用人不当,“白黑不分,邪正杂糅,忠谗并进。”[35]将“白黑”与“邪正”、“忠谗”并列。《中论·谴交》批评时政:“上无明天子,下无贤诸侯,君不识是非,臣不辨黑白。取士不由于乡党,考行不本于阀阅。”[36]是说君臣用人失察,使人才埋没。据说王莽“亲见牧守以下,考迹雅素,审知白黑。”[37]是以“白黑”代指取士标准。

“白黑”也成为不遇之士感叹命运不公的悲愤音符。屈原投江前感叹“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不愿与权贵同流合污,“安能以晧晧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38]其《怀沙》又有“变白以为黑兮,倒上以为下”之句[39]东方朔《七谏·哀命》说屈原“内怀情之洁白兮,遭乱世而离尤。”[40]《怨思》也感叹“行明白而曰黑兮,荆棘聚而成林。”[41]严忌《哀时命》又有“形体白而质素兮,中皎洁而淑清。”[42]《惜誓》以为贤者如黄鹄神龙,遭逢乱世而为鸱枭蝼蚁所制,“方世俗之幽昏兮,眩白黑之美恶。”[43]《古文苑》卷3引董仲舒《士不遇赋》说,虽然自己“虽日三省于吾身兮,繇怀进退之惟谷”,但“彼寔繁之有徒兮,指其白而为黑。”[44]

《后汉书·杨震传》载顺帝诏书故太尉震,正直是与,俾匡时政,而青蝇点素,同兹在藩。”[45]曹植《赠白马王彪诗》:“鸱枭鸣衡轭,豺狼当路衢。苍蝇间白黑,谗巧反亲疏。”[46]所谓“青蝇”、“苍蝇”,语出《诗经·小雅·青蝇》:“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郑玄笺:“蝇之为虫,汙白使黑,汙黑使白,喻佞人变乱善恶也。”[47]郑笺以青蝇喻奸佞,使得白黑颠倒,善恶不分。又刘向《九叹·怨思》说:“若青蝇之伪质兮,晋骊姬之反情。”王逸注:“伪,犹变也。青蝇变白使黑,变黑成白,以喻谗佞。”[48]青蝇因其颜色青黑,确实能“汙白使黑”,但却不能“汙黑使白”。所以《焦氏易林》卷5《观之随》说:“马蹄踬车,妇恶破家。青蝇污白,恭子离居。”卷14《丰之咸》说:“腐臭所在,青蝇集聚。变白为黑,败乱邦国。君为臣逐,失其宠禄。”[49]都只说青蝇“污白”、“变白”,郑玄笺和王逸注有所疏误。

与“白黑”表意类似的还有“皂白”一词。“皂”字《说文》未录,后世诸家皆以“皂”为“草”之俗字。“草”,《说文》:“草斗,栎实也。一曰象斗。”[50]即用来染色的栎树籽。《释名·释采帛》以为“皂,早也,日未出时早起视物皆黑,此色如之也”。其义与《说文》不同。“皂”作为颜色词在汉代已普遍使用。如《急就篇》:“缥綟绿纨皂紫硟”,颜师古注:“皂,黑色。”《汉书·贾谊传》:“帝之身自衣皂绨,而富民墙屋被文绣。”[51]但“皂白”一词出现较晚,大约在东汉晚期才开始使用。如《诗经·大雅·桑柔》:“匪言不能,胡思畏忌。”郑玄笺:“贤者见此事之是非,非不能分别皂白言之于王也。”[52]《先贤行状》:“(李)膺谓(钟)觐曰:‘孟轲以为人无好恶是非之心,非人也。弟于人何太无皂白邪?’”[53]又如《抱朴子外篇·自叙》:“洪由此颇见讥责,以顾护太多,不能明辩臧否,使皂白区分,而洪终不敢改也。”[54]

“白黑”又常与“清浊”并列。上引《九章·怀沙》“变白以为黑兮”,王逸注:“世以浊为清也。”[55]《七谏·怨世》:“愉近习而蔽远兮,孰知察其黑白。”王逸注:“言君近谄谀,习而信之,蔽远贤者,言不见用,谁当知己之清白,彼之贪浊也。”[56]《怨世》又有:“服清白以逍遥兮,偏与乎玄英异色。”王逸注:“玄英,纯黑也,以喻贪浊。言己被服芬香,屡修清白,偏与贪浊者异行,不可同趣也。”[57]《论衡·累害》:“将吏异好,清浊殊操,清吏增郁郁之白,举涓涓之言。浊吏怀恚[]恨,徐求其过,因纤微之谤,被以罪罚。” [58]《后汉书·杨震传》有“白黑溷淆,清浊同源”之语[59]。薛宣“举奏部刺史郡国二千石,所贬退称进,白黑分明,繇是知名。”颜师古注:白黑犹言清浊也。[60]

“清浊”,可指音乐的清音与浊音。如《国语·周语下》:“耳之察和也,在清浊之间。”[61]《礼记·乐记》:“倡和清浊,迭相为经。”郑玄注:“清,谓蕤宾至应钟也。浊,谓黄钟至中吕。”[62]白黑为色,清浊为声。《吕氏春秋·执一》说:“目不失其明,而见白黑之殊。耳不失其聪,而闻清浊之声。”[63]《淮南子·修务》也说:圣人见是非,若白黑之于目辨,清浊之于耳听。[64]“白黑”与“清浊”搭配,一为视觉,一为听觉,皆成为品评人物的用语。

三、“清白”与忠贞守节

秦汉时代常以“洁白”、“廉白”、“淳白”形容君子品德。如《吕氏春秋•论人》:“离世自乐,中情洁白,不可量也”[65]。《离俗览》:“布衣人臣之行,洁白清廉中绳,愈穷愈荣”[66]匡衡上书元帝,建议“退刻薄之吏,显洁白之士”[67]又曾称赞贡禹“洁廉正,经术通明”[68]祭遵“清名闻于海内,廉白著于当世。”[69]管宁“清虚足以侔古,廉白可以当世。”[70]杨秉“所在以淳白称。”[71]

与此类似的又有“坚白”一词[72]如陈寿评价王基“学行坚白”[73],又如魏明帝诏赞高堂隆:生廉追伯夷,直过史鱼,执心坚白,謇謇匪躬”[74]。《论语·阳货》载,孔子欲去投奔佛肸,子路以为佛肸曾背叛赵简子,为人出尔反尔,对孔子的选择表示疑议。孔子却说:“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75]孔子强调君子要积极入世,但要保持志向坚定、中情洁白,即所谓“磨而不磷”、“涅而不缁”。“坚白”一词当由此而来。唐人诗中亦常见此典。如张说《送宋休远之蜀任》诗:“如何从宦子,坚白共缁磷。”[76]又刘禹锡《送华阴尉张苕赴邕府使幕》:“风霜苦揺落,坚白无缁磷”[77]。武元衡《秋日对酒》则说:“波澜暗超忽,坚白亦磷缁”[78]。这里的“坚白”不仅强调君子的品行高洁,更注重君子的意志坚定。

汉代又有“清白”的说法。如冯绲之弟冯允“清白有孝行”[79],田豫“居身清白”[80],陶谦“在官清白”[81]。类似的例子又有《汉书·贾山传》:“天下之士莫不精白以承休德。”颜师古注:厉精而为洁白也。[82]《盐铁论·讼贤》:“怀精白之心,行忠正之道”[83]。“精”又可通“清”,如《庄子·说剑》:“以清廉士为锷。”[84]《艺文类聚》卷60“清”引作“精”[85]。《史记·傅靳蒯成列传》:“子顷侯精立。”[86]《汉书·高惠高后孝文功臣表》“精”作“清”[87]。“精白”即“清白”,“精白”、“精光”也是汉镜常见铭文。如西安北郊汉墓出土铜镜:“洁精白而事君,怨污欢之弇明,彼玄锡之流泽,恐疏远而日忘,慎糜美之穷皑,外承欢之可说,慕窈窕之灵泉,愿永思而毋绝。”[88]又如甘肃灵台汉墓出土铜镜:“青冶铜华以为监,炤察衣服欢容貌,丝组杂遝以为信,精光宜□人。”[89]

所谓“清白”,《后汉书·安帝纪》李贤注:“谓贞正也。”[90]《后汉书·儒林传下·孙堪传》称孙堪“明经学,有志操,清白贞正,爱士大夫,然一毫未尝取于人,以节介气勇自行。”[91]《三国志·魏书•韩崔高孙王传》陈寿评语也说王观“清劲贞白”[92]。《逸周书·谥法解》说:清白守节曰贞”,“纯行不伤曰定[93]。蔡邕之父蔡棱“有清白行”,因此谥曰“贞定公”[94]。《后汉书·第五伦传》说第五伦“在位以贞白称”[95],司马彪《续汉书·第五伦传》则说他“修行清白”[96]。可见,“清白”与“贞白”含义相同,有“守节”之义。

“清白”在东汉中期之后才渐渐常用起来。人物品评之风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大盛,一些品评人物的用语其实袭自东汉。从前四史来看,“清白”在汉代人撰写的《史记》和《汉书》中未见一例,而在魏晋南朝人撰写的《后汉书》和《三国志》(包括裴松之注)中却出现了32次,如“清修雪白”、“清白之素”、“操节清白”、“清白异行”、“清白有节”、“高远清白”、“治身清白”、“清白有诚”、“厉操清白”、“秉志清白”、“清白忠勤”、“清白节操”等。[97]

“清白”一词的逐渐常用与东汉选官制度的变化有关。东汉察举科目中曾设“清白”一科。汉末民谣“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98],其中的“清白”即是选官科目。汉安帝元初六年诏又载:“诏三府选掾属高第,能惠利牧养者各五人,光禄勋与中郎将选孝廉郎宽博有谋,清白行高者五十人,出补令、长、丞、尉。”[99]左雄曾上书顺帝,建议“乡部亲民之吏,皆用儒生清白任从政者”[100]。“清白”一科的设置,是光武帝时开始的。《后汉书·左周黄列传》载:“汉初诏举贤良、方正,州郡察孝廉、秀才,斯亦贡士之方也。中兴以后,复增敦朴、有道、贤能、直言、独行、高节、质直、清白、敦厚之属。”[101]《汉官仪》所载光武帝诏书说:

方今选举,贤佞朱紫错用。丞相故事,四科取士。一曰德行高妙,志节清白;二曰学通行修,经中博士;三曰明达法令,足以决疑,能案章覆问,文中御史;四曰刚毅多略,遭事不惑,明足以决,才任三辅令。皆有孝悌廉公之行。[102]

光武帝所设四科,第一即为“德行高妙,志节清白”。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清白”所指,也是被举荐者的“志节”,与孔子所谓“坚白”,《后汉书》所谓“贞正”、“贞白”,《谥法》所谓“守节”的含义均有相合之处。

 

(原载梁安和、徐卫民主编:《秦汉研究》第8辑,陕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1] B. Berlin and P. Kay, Basic Color Terms: Their Universality and Evolution,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69P. Kay and C. K. McDaniel, The linguistic significance of the meaning of basic color terms. Language, 54:3,1978. 参见姚小平:《基本颜色词理论述评——兼论汉语基本颜色的演变史》,《外语教学与研究》1988年第1期。

[2] []汪涛著,郅晓娜译:《颜色与祭祀:中国古代文化中颜色涵义探幽》,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版,107115页。

[3] 王利器:《新语校注》卷上《辨惑》,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75页。

[4] 《后汉书》卷33《朱浮传》,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版,第1142页。

[5] 许维遹撰,梁运华整理:《吕氏春秋集释》卷16《察微》,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417418页。

[6] 郑玄注、贾公彦疏:《周礼注疏》卷25《春官•眡祲》,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808页。

[7] 《史记》卷28《封禅书》,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1381页。类似的记载又见于《孝文本纪》、《张丞相列传》。

[8] 郑玄注、孔颖达疏:《礼记正义》卷19《曾子问》,《十三经注疏》,第1400页。

[9] 焦延寿著,尚秉和注,常秉义批点:《焦氏易林注》,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版,第342页,第648页。

[10] 《史记》卷69《苏秦列传》,第2245页。

[11] 欧阳询撰,汪绍楹校:《艺文类聚》卷74,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版,第1273页。《太平御览》卷753引文作:“局必方正,象地则也。道必正直,体明德也。其有黄黑,阴阳分也。骈罗列布,效天文也。”(李昉等:《太平御览》卷753,北京: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3343页)

[12] 《后汉书》卷3《章帝纪》李贤注引《礼纬》,第153页。

[13] 陈立撰,吴则虞点校:《白虎通疏证》卷8《三正》,北京:中华书局1994年版,第363页。

[14] 何宁:《淮南子集释》卷3《天文》,北京:中华书局1998年版,第166页。

[15] 《后汉书》卷3《章帝纪》李贤注引《礼纬》,第153页。《白虎通疏证》卷8《三正》,第363页。

[16] 许慎撰,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第363页。

[17] 《史记》卷28《封禅书》,第1394页。

[18] 《艺文类聚》卷74,第1280页。

[19] 《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第255页。

[20] 《史记》卷87《李斯列传》,第2546页。

[21] 《吕氏春秋集释》卷16《去宥》,第426页。

[22] 《后汉书》卷28下《冯衍传》李贤注引《冯衍集》,第1003页。

[23] 苏舆撰,钟哲点校:《春秋繁露义证》卷6《保位全》,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版,第175页。

[24] 洪适:《隶释》卷5《汉成阳令唐扶颂》,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61页。

[25] 王照圆:《列女传补注》卷5《楚成郑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87页。又如,汉成帝时,湖县三老上书为王尊鸣冤,期望“明主参详,使白黑分别。”(《汉书》卷76《王尊传》,第3236页)《后汉书》卷60下《蔡邕传》说司隶校尉、诸州刺史的责任是“督察奸枉,分别白黑”(第1995页)。

[26] 《吕氏春秋集释》卷22《察传》,第617页。

[27] 《焦氏易林注》卷12《困之同人》:“昭昭略略,非忠信客。言多反复,以黑为白。”(第498页)

[28] 《吕氏春秋集释》卷13《应同》,第287页。

[29] 《周礼注疏》卷40《冬官画缋》,《十三经注疏》,第918页。

[30] 《周礼注疏》卷6《天官幂人》,《十三经注疏》,第675页。

[31] 杜预注,孔颖达疏:《春秋左传正义》卷51《昭公二十五年》,《十三经注疏》,第21072108页。

[32] 《后汉书》卷28上《冯衍传》,第968页。

[33] 《春秋繁露义证》卷14《五行五事》,第390页。

[34] 《史记》卷130《太史公自序》,第3292页。

[35] 《汉书》卷36《刘向传》,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941页。

[36] 徐干:《中论》卷下《谴交》,四部丛刊本。

[37] 《汉书》卷99上《王莽传上》,第4059页。

[38] 《史记》卷84《屈原贾生列传》,第2486页。

[39] 洪兴祖撰,白化文、许德楠、李如鸾、方进点校:《楚辞补注》卷4《九章章句怀沙》,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43页。

[40] 《楚辞补注》卷13《七谏章句哀命》,第251页。

[41] 《楚辞补注》卷13《七谏章句怨思》,第247页。

[42] 王逸注:“言己自念形体洁白,表里如素,心中皎洁,内有善性,清明之质也。”《楚辞补注》卷14《哀时命章句》,第266页。

[43] 《楚辞补注》卷11《惜誓章句》,第230页。

[44] 《古文苑》卷3,四部丛刊本。《艺文类聚》卷30引文作“日三省于吾身兮,繇怀进退之唯谷。彼寔繁之有徒,指贞白以为墨。”(第528页)

[45] 《后汉书》卷54《杨震传》,第1767页。

[46] 《三国志》卷19《魏书陈思王植传》,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565页。又如《汉书》卷45《蒯伍江息夫传》文末赞语《书》放四罪,《诗》歌《青蝇》(第2189页)。《后汉书》卷16《寇荣传》:臣兄弟独以无辜为专权之臣所见批扺,青蝇之人所共构会。(第628页)

[47] 毛亨传,郑玄笺,孔颖达疏:《毛诗正义》卷14《小雅青蝇》,《十三经注疏》,第484页。

[48] 《楚辞补注》卷16《九叹章句》,第290页。

[49] 《焦氏易林注》,第216页,第583页。类似的林辞又有卷8《离之解》:“飞蚊污身,为邪所牵。青蝇分白,贞孝放逐。”(第326页)卷13《革之解》:“马蹄踬车,妇恶破家。青蝇污白,恭子离居。”(第525页)又《论衡•商虫》说:“谗言伤善,青蝇污白。”(王充著,黄晖校释:《论衡校释》卷16《商虫》,北京: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720页)《艺文类聚》卷26引丁仪《厉志赋》:“疾青蝇之染白,悲小弁之靡托。”(第471页)

[50] 《说文解字注》,第47页。

[51] 《汉书》卷48《贾谊传》,第2242页。

[52]《毛诗正义》卷18《大雅桑柔》,《十三经注疏》,第560页。

[53] 《三国志》卷13《魏书钟繇传》裴松之注引《先贤行状》,第392页。

[54] 杨明照:《抱朴子外篇校笺》卷50《自叙》,北京: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678页。

[55] 《楚辞补注》卷4《九章章句怀沙》,第143页。

[56] 《楚辞补注》卷13《七谏章句怨世》,第246页。

[57] 《楚辞补注》卷13《七谏章句怨世》,第244页。

[58] 《论衡校释》卷1《累害》,第11页。

[59] 《后汉书》卷54《杨震传》,第1764页。

[60] 《汉书》卷83《薛宣传》,第3387页。

[61] 徐元诰撰,王树民、沈长云点校:《国语集解》卷3《周语下》,北京:中华书局2002年版,第108页。

[62] 《礼记正义》卷38《乐记》,《十三经注疏》,第1536页。

[63] 《吕氏春秋集释》卷17《执一》,第469页。

[64] 《淮南子集释》卷19《修务》,第1362页。

[65] 《吕氏春秋集释》卷3《论人》,第75页。

[66] 《吕氏春秋集释》卷19《离俗览》,第509页。

[67] 《汉书》卷81《匡衡传》,第3337页。

[68] 《汉书》卷67《朱云传》,第2913页。又如太子庶子王生称赞盖宽饶“洁白公正,不畏强御”(《汉书》卷77《盖宽饶传》,第3246页)。郎顗说处士汉中李固洁白之节,情同皦日(《后汉书》卷30下《郎顗传》,第1070页)。

[69] 《后汉书》卷20《祭遵传》,第742页。

[70] 《三国志》卷11《魏书管宁传》,第356页。

[71] 《后汉书》卷54《杨秉传》,第1775页。

[72] 此处所坚白,与公孙龙坚白论涉。

[73] 《三国志》卷27《魏书徐胡二王传》,第756页。

[74] 《三国志》卷25《魏书高堂隆传》,第717页。

[75] 何晏集解,邢昺疏:《论语注疏》卷17《阳货》,《十三经注疏》,第2525页。

[76] 彭定求等编:《全唐诗》卷88,北京: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972页。

[77] 《全唐诗》卷354,第3967页。

[78] 《全唐诗》卷316,第3545页。

[79] 《后汉书》卷38《冯绲传》,第1284页。

[80] 《三国志》卷26《魏书满田牵郭传》,第737页。

[81] 《三国志》卷8《魏书陶谦传》裴松之注引《吴书》,248。类似记载又有,张奋“在位清白”(《后汉书》卷35《张奋传》,第1199页)。张磐“以清白称”(《后汉书》38《度尚传》,第1287页)。邓彪“在位清白”(《后汉书》44邓彪传》,第1495页)。高顺“为人清白有威严”(《后汉书》卷75《吕布传》,第2450页)。李丰“名为清白”(《三国志》9《魏书夏侯玄传》裴松之注引《魏略》,301)。鲍勋“清白有高节”(《三国志》12《魏书•鲍勋传》裴松之注引《魏书》,384页)。常林“性既清白,当官又严”(《三国志》23《魏书•常林传》裴松之注引《魏略》,660页)。时苗“少清白,为人疾恶”(《三国志》23《魏书•常林传》裴松之注引《魏略》,第662页)。

[82] 《汉书》卷51《贾山传》,第2335页。

[83] 王利器校注:“《汉书食货志上》注:‘缟,皓素也,缯之精白者也。’又《贾山传》:‘天下之士,莫不精白以承休德。’师古曰:‘厉精而为洁白也。’《楚辞九章》:‘精色内白。’王注:‘其色精明,内怀洁白。以言贤者亦然,外有精明之貌,内有洁白之志。’《急就篇》颜师古注:‘素谓绢之精白者。’” (王利器校注:《盐铁论校注》卷5《讼贤》,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版,第285页)按:《汉书食货志上》颜师古注、《急就篇》颜师古注皆是说丝织品颜色,且其中“精白”亦为唐人说法,王利器以此解“精白之心”,似过迂曲。“精色内白”出自《楚辞橘颂》,上文为“青黄杂糅,文章烂兮”,王逸注又云:“精,明也。”“精色内白”是说橘实外部色泽明亮,橘皮内部洁白(王逸注“外有精明之貌,内有洁白之志”与此相合),是“精”、“白”分而言之。以此解“精白之心”,似不妥。

[84] 郭庆藩撰,王孝鱼点校:《庄子集释》卷10上《说剑》,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022页。

[85] 《艺文类聚》卷60,第1080页。

[86] 《史记》卷98《傅靳蒯成列传》,第2708页。

[87] 《汉书》卷16《高惠高后孝文功臣表》,第535页。

[88]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唐城队:《西安北郊汉墓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1年第3期。

[89] 刘得祯、朱建唐:《甘肃灵台县沟门西汉墓清理记》,《考古与文物》1982年第2期。以上并见邱龙升:《两汉镜铭文字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28页,第63页,第53页。

[90] 《后汉书》卷5《安帝纪》,第236页。

[91] 《后汉书》卷79下《儒林传下孙堪传》,第2578页。

[92] 《三国志》卷24《魏书韩崔高孙王传》,第694页。

[93] 黄怀信、张懋镕、田旭东撰:《逸周书汇校集注》卷6《谥法解》,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第706页,第689页。

[94] 李贤注引《谥法》曰:“清白守节曰贞,纯行不差曰定。”《后汉书》卷60下《蔡邕传》,第1979页。

[95] 《后汉书》卷41《第五伦传》,第1401页。

[96] 司马彪:《续汉书》卷3《第五伦传》,周天游辑注:《八家后汉书辑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404页。

[97] 分见《后汉书》卷26《宋汉传》,第905页;《后汉书》卷43《朱晖传》,第1460页;《后汉书》卷79下《儒林传下楼望传》,第2580页;《后汉书》卷79下《儒林传下谢该传》,第2585页;《后汉书》卷82上《方术传上李郃传》,第2719页;《三国志》卷11《魏书邴原传》裴松之注引《原别传》,第353页;《三国志》卷16《魏书仓慈传》,第513页;《三国志》卷27《魏书胡质传》裴松之注引虞预《晋书》,第742页;《三国志》卷27《魏书胡威传》裴松之注引《晋阳秋》第743页;《三国志》卷48《吴书三嗣主传孙休传》裴松之注引《楚国先贤传》,第1159页;《三国志》卷61《吴书陆凯传》,第1403页;《三国志》卷65《吴书王楼贺韦华传》,第1470页。又司马彪《续汉书》又有“清白笃义”之语(司马彪:《续汉书》卷3《宣秉传》,《八家后汉书辑注》,第368页)。

[98] 《抱朴子外篇校笺》卷15《审举》,第392页。

[99] 《后汉书》卷5《安帝纪》,第229页。

[100] 《后汉书》卷61《左雄传》,第2018页。

[101] 《后汉书》卷61《左周黄列传》,第2042页。

[102] 《续汉书百官志一》刘昭注补引《汉官仪》,第3559页。《后汉书》卷4《和帝纪》李贤注亦引该诏书,并指出其颁布时间为汉章帝建初八年(83)十二月己未,文字略有不同。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内大街五号 邮编:100732 网站主页

E-mail: hbliu@cass.org.cn

欢迎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古代史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