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浏览文章:
选择文字大小[大] [中] [小]

《易经》故事之“龙葵挂帅”

发布日期:2016-03-10 原文刊于
刘永霞

 

                   

                師:貞,丈人吉,無咎。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

    六四:師左次,無咎。

    六三:師或輿尸,凶。

    九二:在師中,吉,無咎,王三錫命。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从下至上)

 

《易经》从其产生的那天起,就充满了神秘色彩。相传上古圣王伏羲氏通过取象于万物而画了八卦,而后被周文王演绎为六十四卦,接着,周公旦以卦爻辞附之。《易经》倒底是讲什么的?这可谓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人说《易经》就是天书,而有的人又说《易经》是算命的,我们该相信谁呢?从《易经》的来源看,无疑,它首先是讲治世之道的,具体说就是“帝王之道”。天下之大,民众之多,怎么安邦治国是帝王面对的首要之事。但对于《易经》的需求与应用,那真可谓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各取所需。《易经》之术数学就如春天之青蒿,向来广布和流行于民间,服务于老百姓的婚丧嫁娶、求财高升、出行吉凶等等涉及衣食住行诸多方面的需要与预测。而讲述“治世之道”的《易经》之义理学,向来就如天山雪莲般高洁孤独,真所谓是曲高而和寡,辞简而意深,世人难以获知其主旨。但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假若世间多一些仁君与贤臣,那百姓便多一些福分,而对未来便少一些困惑与恐惧,因而“帝王之事”也是百姓之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青蒿也好,雪莲也好,天地生万物而养万物,圣人养贤人与万民,均不外乎是一个“生”字。如何让万物生生不息是天地的职责,如何让万民均受福泽、生息繁衍是君王的重任,这便是隐藏在《易经》里的“天理”。

无奈,《易经》产生的年代久远,那个时代所发生的诸多惊心动魄之事我们都无从得知。但我们毕竟是华夏民族的子孙,我们的血液里积淀着远古祖先的幽灵与精气,假如有个时光隧道,我想我们个个都是勇士,个个都想穿越,回到先民的上古时代,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明晓《易经》的原初含义……这是个美梦!但并不是不能实现的“梦”!请让我讲述一个很久以前的传奇故事,通过这个故事,我们或许能够回到原初。

 

             一、《大鱼王朝传奇》之“龙葵挂帅”

 

在很久以前的东方大地,有一个国强民富的大鱼王朝,王都为“香雪”。大鱼王朝的大王“玄参”,正当盛年,善用贤人,治国有方,已经在位二十六年了。大鱼国的北边有一个“黑鹰国”,其国都因围绕月亮湖而建,故得名为“沙月”。黑鹰国的国王名“胡瓜”,生得彪悍好斗,他的军队手持弯月刀,时不时地骚扰大鱼王朝的北境。大鱼王朝本来是在千疮百孔的大蟒王朝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故而休养生息了二十几年,等到国力日渐强盛,民生逐渐富裕时,玄参王就觉得有必要给“黑鹰王”胡瓜点颜色看看了。俗话说:“无巧不成书”,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正好成就了玄参王出师雪耻的心愿。在一个深秋的清晨,西北风狂卷着黄叶漫天飞舞,胡瓜率领弯月兵强占了大鱼西北边境六十里疆土,边疆告急,大鱼王得知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派出了龙葵率领的二十万军队奔赴前线。

“龙葵”何许人也?大鱼王朝立国元老也,身经百战之老将也,其封地为大鱼王朝的粮仓“珍珠”,故“龙葵”为“珍珠侯”。在此多事之秋,玄参王设坛授鉞,以最隆重的封“卿”之礼委任了龙葵。龙葵身负重托,誓师后即刻出发。龙葵一向以治军严明闻名于世,据传他的军队不拿百姓一针一线,因而当他离开珍珠奔赴前线时,当地的百姓都唱着歌送他:“风潇潇兮湖水寒,龙侯一去兮何时还!”这更坚定了龙葵的忠君报国之心,一到前线,龙葵便开始了战争前的部署。王师驻扎之地,有山名“艾”,其山口为险峻、狭窄之地,龙葵便部署了三面伏击的计划。左路军由明矾将军率领,负责在艾山之东出兵诱敌入峡口。右路军由蓝蛙将军(蓝蛙将军为蓝蛙之侯)率领,等敌深入后迅速出击而佯败。龙葵自己带领中路军,等敌全部穿过峡口后而全力击之。龙葵的计划原本很周密,但这时又出了一档事。玄参王等龙葵出师后,听到了很多传言,尤其是“风潇潇”的那首歌,更让他失眠,于是,不禁对龙葵起了疑心,再加上身边小人的煽风点火,他便又派了表弟大戟侯去作龙葵的监军。这大戟侯是个花花公子,他的特点是“贪财贪功瞌睡少”。他的姐姐是玄参的宠妃樱桃,大戟本是没打过仗的,但是一经樱桃推荐,他便成了有权的监军了。这大戟侯一到军中,便指手画脚,使得龙葵颇为诧异。但也不能得罪这个“钦差大臣”吧,龙葵看他建功心切,于是便派他到明矾将军的左路军行事。眼看着明日就要作战了,龙葵不禁有些忧虑起来。第二天,当各军都按计划待命时,没想到一听到有马蹄声时,这大戟侯便带着一支人马径直冲出峡口去追击还未到来的弯月兵。这让明矾将军吃了一大惊,出兵追吧是违抗军令,不追吧,怎忍心看这支菜鸟兵全军覆没呢?明矾只好派了千把人的一队人马去追大戟侯,又急令人向龙葵报信。等龙葵得知情况后,已无法挽回局面了。明矾派去的人只有三个人活着回来,并说大戟侯的这支军队基本玩完,他们只看见大戟侯带着七八人往回跑,穿过艾山后就拼命向东奔去。

这时峡口处骚动起来,那胡瓜的弯月兵乘乱追击,龙葵只好下令退兵。那十万弯月兵向来忌惮龙葵,并都知道这首诗:“只要珠城龙将在,不叫胡马度艾山”,便不敢冒然进军,追了一阵又退回艾山以北了。龙葵在退兵的同时又想好了一计。他一边修书一封给大鱼王朝西北方青黛之地的蒺藜,一边上书说明战况实情并自责。玄参王收到战报后,方才心如明镜似的,但左思右想,总不能说是“寡人”错了吧,于是他表面上斥责了龙葵,并让他戴罪立功,暗地里悔得肠子都青了。猜猜大戟侯跑到哪里了?他跑回封地青柳了。玄参知道这孙子回封地后,更加气自己了。自己曾经是多么英明的贤王呀!这孙子,不治不行了!最可恨的是,这孙子这一败,又得从国库拿出多少银子贴上呢!你银蜂侯的儿子是儿子,人家小老百姓的儿子就不是儿子吗?小老百姓的儿子白天黑夜地辛苦工作,挣那点钱还得交税!你银蜂侯的儿子就凭祖上那点功德每天吃喝玩乐!这回还误了寡人的大事!当寡人是瞎了吗?聋了吗?我非办了他不行!杀了吧,大戟是他的亲舅舅银蜂侯的长子,舅舅一家树大根深,不好动,那就把大戟这一支褫夺封地、贬为庶人,以解朕恨!以堵众口!再加上一条,永世不得录用!这才了事。

龙葵自是明白玄参王的用意,他决定从艾山退守八十里,直到蒺藜的封地“青黛”,与弯月兵背水一战。这蒺藜也是大鱼王朝的元老,他勇猛善战,曾经建功无数,但为人傲慢又好战、好居功。对于蒺藜的优点与缺点,龙葵很清楚,他哥俩曾经是共同作战的朋友。还有一个人,对蒺藜也很了解,这个人就是玄参王。当大鱼王朝刚刚建立而论功封赏时,蒺藜就被封为远离朝堂的“青黛侯”,因此地有河名“青黛”,故以之得名。有功必须论赏,玄参王赏地赏金银珠宝给蒺藜,但就是不委以朝堂重任。因为蒺藜太傲慢、太贪了。“青黛河”东西蜿蜒有四十多里而汇入王朝中部的“大罗黛河”。“青黛河”东面有山,山上长满了栗树,夏天山河一片青翠色,如诗如画,令人心醉。那龙葵给蒺藜的信上写得是什么?原来就是请他协助,共同在青黛河灭胡建功之事。蒺藜自然是乐意,甚至是手痒的很,想来也是,大鱼和平了二十来年,这武人的刀都生锈了。龙葵与蒺藜见面后,密谋了一番,最终巧设奇计在青黛河沿岸歼灭了胡瓜的主力军。不仅如此,龙葵还乘胜追击,穿过艾山一百多里地,把弯月兵打得落花流水,最终胡瓜带着万把残兵逃向大漠深处去了。时值初冬,天气寒冷,初雪飘落,龙葵便收兵回京复命,临撤军时还写了一首诗:

                    

                  明月出艾山,

                  苍茫云海间。

                  大漠征战地,

                  将军凯旋还。

 

 

                   二、师卦释义

 

                   

                師:貞,丈人吉,無咎。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上六为喜好穷兵黩武的青黛侯蒺藜)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六五为玄参王)

六四:師左次,無咎。(六四为龙葵手下由蓝蛙侯率领的右路军)

六三:師或輿尸,凶。(六三为玄参王的表弟大戟侯率领的躁动之军)

九二:在師中,吉,無咎,王三錫命。(九二为德才俱高的元帅龙葵)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如图,从下至上,初六为龙葵率领的严明之师)

 

 

(卦辞)師:貞,丈人吉,無咎。

师卦只有一阳,在下居中,为大将受鉞专征之象。师卦阴盛而聚集,象征着杀伐之事。“贞”,指六五柔静居中而不好争斗。只有杀伐之事,目的在于正人,需要命将专征,并非黩武。“丈人”指九二刚健居中,为将领中的元老,命其征战,则必胜,故得吉。如果君王能够顺从天意讨伐,则得征战之正道,而且还任将得当,这样便可避免凶危的结果,而无过。

        

《彖》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人多了,其中必然有桀骜、贪婪与残暴者。兵强则易于逞能而黩武,只有柔静居中、顺天理而无争斗之心的王者能够做到用众而从正。这说明用师之道必得正当,而后可得无过。九二刚中,有克胜之才,并且有六五的感应与专任,它虽然致身行险,但能够上承六五之顺理而讨罪伐民。因而九二能够不战而敌服,或一战而定大局。这说明六五之君必得用有才华而稳重的大将,才可得吉。出师正义,则民心向服。任将得当,则军民不会有失败与死亡的担忧。以此征伐,则民乐从,虽然会使民众受苦,但没有过失。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地中之水,在外面看不到,并且能安心润物。君子用此道安抚民众,以静蓄动,智愚顽廉皆兼容并包,养而不扰。以此道行师,可以达到有闻无声、驭众如寡的境界。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初六为龙葵率领的严明之师)

师一出,必须遵守纪律。“否”,指不然。“臧”,指善。初六处于险地,如果以纪律的约束为不善,而纵兵抢掠,则必致兵败而获凶。

 

《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

如果军队以纪律为不善之事,则必然导致无纪战败而凶。

 

    九二:在師中,吉,無咎,王三錫命。(九二为德才俱高的元帅龙葵)

九二一阳统群阴,而处于险中,象征着将在军中。九二刚健得中,得制胜之道,故吉。但用兵非君子事君之正道,虽然获吉,但只能免于无过而已。九二之所以能够专制师中,是由于上有六五柔顺虚中之君与其心心相应而赐命,这是它能立功的原因。九二之所以打胜仗,是由于天子任命得当,九二不可居功。

 

《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

六五居于天位,掌握着天命和讨伐之权。九二唯有承六五赐命之宠,才可获吉而无过。君主的赐命,是由于心怀万邦所致,因而其代表天命令有德者讨伐罪逆,九二因明晓此理而不得邀宠侵权。

 

六三:師或輿尸,凶。(六三为玄参王的表弟大戟侯率领的躁动之军)

出师打仗,也有侥幸得胜的情况。如若失败,则载尸归来,也是常有之事。六三以柔居刚位,又为进爻,才弱而志强,行险而妄动,极易战败载尸而归,故凶。

 

《象》曰:“師或輿尸”,大無功也。

“大”指阳。六三乘刚,不听命于九二而轻进妄动,故六三打了败仗,连累九二建功。

 

    六四:師左次,無咎。(六四为龙葵手下由蓝蛙侯率领的右路军)

六四在坎卦之上,凭依着坎险,为“左”。但六四以柔居柔,其位正,又为退爻,为“次”。六四统观局势而不冒进,可得无过。

 

《象》曰:“左次,無咎”,未失常也。

“进退有据”为“常”。六四进退有据,则无过。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六五为玄参王)

“田有禽”,指打猎而有收获。“執言”,指执辞声罪以讨伐。六五柔顺得中,非穷兵黩武之君,所谓“师出有名”,就是秉持正义、昭告天下而讨伐有罪者,则无过。虽然是王者正义之师,以柔驭众而得胜,但用将必须刚决果断。六五柔弱,又与群阴杂处,虽然下与九二感应,但优柔寡断,刚刚才任命长子帅师,之后又派遣弟子从军而与九二争功躁进。初六和六三皆为弟子。六五如此行事而想侥幸取胜是不可能得,必然会导致失败。六五虽然师出有名,但轻用民于死,甚为不妥,故虽秉持正义也会致于凶道。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尸”,使不當也。

六五因九二居中德高望重,而赐命于九二,使之帅师打仗。但六五不能刚决果断而任事以专,随后又使弟子从军而牵掣九二,以致于打了败仗。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上六为喜好穷兵黩武的青黛侯蒺藜)

“大君”指六五。“开国”,指任命为诸侯。“承家”,指任命为大夫。上六居于事外,并未直接参与师旅之事。战争之后,还师论功,六五之君定爵行赏。赏赐虽要论功,但也要看人。小人不可开国承家,否则贻害大方。小人侥幸后功后,如因志行见拙,则会激之成乱。

“勿用”,指上六告诫六五应早在选择任命将领时谨慎行事。上六柔弱而有告诫六五之辞。责任在于六五。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六五君主按功封赏。小人必乱邦,故“勿用”,非忧国忧民之君则不能做到。

 

        原刊于《闻道》第一期。

版权所有: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建国内大街五号 邮编:100732 网站主页

E-mail: hbliu@cass.org.cn

欢迎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古代史研究网